注册

水菱读书会·李颖访谈----用文字书写生命的清音


来源:凤凰网雄安综合

1、诗集《心中的河流》出版,您心里有什么感想?李:诗集得以出版,首先我要感谢文化旅游局王迦梁局长,王局的鼎力支持和鼓励,犹如给我注入一针强心剂,给我力量。感谢王局。感谢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老师的鼎

 

水菱:诗集《心中的河流》出版,您心里有什么感想?

李颖:诗集得以出版,首先我要感谢文化旅游局王迦梁局长,王局的鼎力支持和鼓励,犹如给我注入一针强心剂,给我力量。感谢王局。

感谢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关仁山老师的鼎力支持和鼓励,为诗集作序,题写书名,为诗集绘上华丽的色彩。感谢关主席。

从加入作协至今,李卫东主席一直鼓励、督促我在文学路上前进,引领我的诗歌与理想一路起航。感谢李老师。

在文学路上,一直是赵占民主席在引领我,给泥泞里的我,伸出温暖的手,给我鼓劲给我呐喊。诗集在成稿过程中,又得到了赵主席的悉心指导,感谢阿民主席。

在此,还要感谢作协的各位领导及众多文友给我自信,给我诗歌的问候与希望。感谢诸位老师。

所有的感谢汇成一句话——

一颗感恩的心,感谢一切让我记着念着忆着想着梦着恋着的滴滴点点。

水菱:您为什么给诗集起名《心中的河流》?诗集内容分了三个专辑,分别是“梦在醒时转了个弯”、“河流的方向”、“最后的土地”,谈谈您的创作经过。

李颖:人生就像一条河流,每条河流都有自己的生命曲线,人的生命也自有他流动的轨迹。

这本诗集,是我一路走来,因情、因景、因人、因事,而触发的诗思。书中的许多题目,关于对乡村的记忆,叫人想起看得见的山、望得见的水、记得住的乡愁。细水长流,许多东西注定是难以忘怀的,它注定了有一些记忆要永远走在路上。

每一条河流都是生命的源泉、灵魂的家园。以前,我总以为生活在别处,现在想来,生活就在身边。为人女为人母,为生存为责任,把油盐酱醋茶、锅碗瓢盆勺都煮进我的诗田里。无数的文字因为灵感组合在一起,字里行间蕴藉着精神的体温,经过灵魂的荒原,到达灵魂的“家”,涓涓不息的温暖血脉。

时间是一条河流,生命依附着时间,出现无数的河流,有历史的河流、古典的河流、现代的河流、青春的河流、生命的河流、梦想的河流、爱情的河流、乡村的河流。它流淌着,在天地的尽头,也在我的意识里,在我明亮的心灵。它流淌着,血液是流淌的,思想是流淌的,灵魂也是流淌的。我最大的收获是我站在诗歌的河边找见了自己,我沿着河流的方向找到了未来。

水菱:您是如何与文字结缘的?

李颖:对文学,对写作,我心存敬畏,心怀感激。1990年遇到了我文学梦的开启者——薛鹏老师,他是我们文秘班的班主任,也是语文老师。记得我们有一门课是“演讲与口才”,薛老师让买有关演讲的书。我去书店买书,看到《三毛全集》以为是三毛流浪记,信手翻来,被里面的文字吸引了——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

一半沐浴阳光。

······”

三毛创造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瑰丽的浪漫世界;里面有大起大落生死相许的爱情故事,引人入胜不可思议的异国情调,非洲沙漠的驰骋,拉丁美洲原始森林的探幽——这些都吸引着我,从此三毛、诗歌成了我的偶像。

1992年在安新县文联实习,遇到了让我的文学梦插上翅膀的老师——张文波,当时张老师是文联主席。张老师教授我诗歌中用词的推敲,情感在文字中如何流放。我渐渐的试着把句子码成诗的模样,也贴上邮票让自己的文字飞翔。一次一次邮出,一次一次退回,再邮出······终于在1993年时有了小收获,诗歌《阳光女孩》刊发在《保定日报》,同时参加全国各地征文比赛,多次得奖,并有诗歌作品《我的村庄》、《眼睛·外二首》收录于《中国当代诗坛新星》,同年被《诗友联谊报》聘为特邀撰稿人。1994年诗歌作品《落叶》参加《文友》全国征文获得优秀奖,通知去西安参加颁奖,由于自己年少胆小不敢独行,就成了人生的遗憾。1995年4月散文诗《草莓季节》刊登于《白洋淀文艺》。从1992年自己动笔写作到1998年之间,获奖证书大概有十几本,有些保存完好,有些与报刊一并遗落在老宅。这些小小的成就,让父亲感到骄傲,父亲在邮局订刊物。每月都会有《诗刊》《人民文学》《港台文学选刊》《艺苑》等书籍任我翻看。虽然当时不懂,也无法理解这些大刊物上的作品,但是对我的写作起了很大的作用。父爱如山,浑厚深沉,不轻易流露。父亲却在我成长的道路上一直默默地支持我,鼓励我,给我依靠。我的书画、写作都直接或间接地受父亲的影响和鼓励,并坚持不懈的前行。

水菱: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有没有让自己难忘的经历?

李颖:1994年与现在的作协主席赵占民、刘贺军等多名文学爱好者参加“白洋淀文学青年联谊会”,创办《芦苇花》,当时的条件很有限,都是我们几位主编、编辑排版手刻蜡纸,再到学校油印。《芦苇花》有“蒲草青青”“渔歌互答”“在水一方”等栏目,连接着安新、容城、雄县三地校内、校外的文学爱好者。后期刊物改名为《水淀风来》。

文学给了我纯净的灵魂和轻盈的翅膀,让我可以在多梦的花季,以一颗最平凡的心,珍惜着世界上每一处细小的美丽。

由于种种原因,搁笔了许多年,直到2007年又拿起笔,与白洋淀诗会的文友们交流学习,用文字记录生活,并在各刊物报纸上登载。2010年10月28日诗歌《琥珀》刊发于《三亚晨报》。2010年11月18日诗歌《流浪》刊发于《南岛晚报》。2013年安新县作家协会成立,骨干力量大部分是当年白洋淀文学青年联谊会的文学爱好者和白洋淀诗会的文友们,刊物名称重新启用《水淀风来》。在当今社会,诸多诱惑纷至沓来,让人眼花缭乱,于喧嚣躁动之外,我们回归了,让心找到了归宿,在这方净土中葆有一份坚持。安新县作家协会的成立,给了我回归自然家园的感觉,继续执笔。我渐渐将自己写作的题材广泛化,接触到更多的人、更多美好而清澈的心。也因着这份探索与热爱,我渐渐悟出生活的真谛。

水菱:热爱文字的人都是感性的,能否谈谈您对幸福的理解?

李颖:“施者比受者更为有福”,使别人感到幸福的人,他自己必然也会感到“付与”的快乐和满足,也是幸福。我一直认为,懂得珍惜是一个人品质中最优秀的部分。一个懂得珍惜的人,才会对这个世界充满爱、感情和感恩。同样,一个懂得珍惜的人,才会愿意去付出自己的爱、良知以及责任。

幸福也没有什么指标,它需要我们用自己的心灵去感知、感悟、理解和体会。只有善待生活,善待工作,善待每一天,我们才会真正感到幸福的存在。“不把自己视作特殊的、独来独往的人,而是做一个和一切人一样的人。”

水菱:您以后的创作计划?

李颖:我最喜欢的作家是林清玄。他的散文流动着自然的清新之美,教会人们感恩自然。他将心中赤城的纯洁流泻于笔端,呼吁人们摒弃蒙尘,回归自我内心的安宁。安静,安宁,既是生命最丰盈深邃的姿态,对于文人来说亦是如此。

高尔基曾经说过:“文学是人学”。人生,因缘际遇,不言放弃。我们文学爱好者用一颗朝圣的心,抒写一纸素笺;我们用一颗纯净的心,走近一片净土。雄安新区从春天走来,我们的脉搏在这个季节蓬勃跳动,我们写过诗,做过梦,唱过歌,我们一路相伴走过。这个时代负面因子形成的浊流和泡沫,正在污染纯净文学的天空,我们卓然独立于浑浊之上,我们爱生活,爱诗歌,用激情净化的我们的灵魂,我们用坚守写下纯净的诗篇,并用坚守见证白洋淀文学的净土。

水菱:请选择一首您最喜欢的诗歌与大家一起分享。

李颖:有一种记忆可以很久,有一种思念可以很长。《活着》这首诗表达我对父亲的一种追思,一种怀念:

活着

1.

你从田地走出,走在

生活的阡陌

用年轮、睿智,

果敢、坚毅,

开辟一方天地。

磷火样一明一灭的烟圈

燃着寂寞

仅仅就一次的恍惚

就被地平线切去了光芒

完成了到来的意义。

2.

死亡的剑客

划破夜的肌体

渗出的血,

烫伤我始终,藏不住

的柔软处,烫破

我的瞳孔,一滴一滴

淋湿了街道,一遍又一遍

你无声的谢幕,走进

黑夜

更行更远……

3.

你走的匆忙

忙于最后一声嘱咐,都

隔在了一道门外。

你回到田地,梳理

母亲坟茔招摇的野草和寂寂。

我撕裂黑暗

点沸每一片月光

才与你走的更近。

我感觉你来了,或许

你真的回来过

我闻到了烟草味道,这

烟味呛伤我的心

却,听不到你的脚步声

因为,我们

隔着一个呼吸的距离

 

[责任编辑:赵明军]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