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辣手”与“妙手”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容城县三贤之一的椒山先生(杨继盛)有著名的联语: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革命先烈李大钊变其义而用之,把它改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并多次题写赠人。

容城县三贤之一的椒山先生(杨继盛)有著名的联语: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革命先烈李大钊变其义而用之,把它改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并多次题写赠人。当代书法作品里,也不断出现这幅联语,并标明是李大钊先生所作,却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从杨椒山先生联语里派生出来的。

“妙手”一词,古人早已运用,陆游曾说“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李大钊可能是基于此“辣”为“妙”的。他认为自然天成的佳作只能是“妙手”(善于为文的人)在有灵感的时候才能写出,如果从写文章的角度分析,能“著文章”,特别是写出含蓄隽永的高档次文章,确实需要妙手。写作技巧低的人,不善于构思的人,不会忽然产生灵感,写出众口称赞、有补于世的佳作。这样看来,李大钊的改动是很有道理的。

然而,“辣”改为“妙”,一字之变,含义迥异,与原来联语的内涵大相径庭了。椒山先生是明朝嘉靖年间的忠臣。他赤胆忠心,忧国忧民,以犀利的文笔抨击时弊,揭发权奸。他32岁参加科举考试时,试卷中写入了对现实不满的话,主持殿试的官员不敢把他的卷子呈送给皇帝看,可又赏识他的胆略和才气,于是降格录用,他只当了留都(南京)吏部的官员。椒山先生踏入仕途之初,就因“辣手著文章”而吃了亏,但他仍痴心不改,在当官的短短4年里,竟两次用“辣手”写奏疏,揭发奸佞的罪行。他任兵部员外郎时,因弹劾大将军仇鸾误国而被贬官,后被启用为兵部武选员外郎时,他的矛头竟直指当时任首相正当权的大奸臣严嵩。但是,严嵩已用手段取得了皇帝的信任,党羽颇丰,炙手可热,他残害忠良,胡作非为,没人敢惹。椒山先生不畏权贵,又用“辣手”写了《请诛贼臣疏》,历数严嵩“十罪五奸”,被称为明史上的一篇大奏牍。严嵩气急败坏,假传圣旨,把他逮捕入狱。杨继盛坚贞不屈,受尽酷刑,终被杀害,年仅39岁,可谓英年早逝,令人叹惋。

如果联系椒山先生的壮举,再从整个联语来看,“辣手”更体现了上下联韵味一致。做为仁人志士,他以身许国,既然肯用铁肩担当道义,在与反动势力做殊死斗争的时候,就得用“辣手”写文章。这不是一般的文章,而是声讨文字,是檄文,要有战斗性,使对方看后,就像曹操看到陈琳写的声讨文字,立刻惊出一身冷汗一样。这个“辣”劲必须有,如果只追求艺术性,把文章写得精巧,妙则妙矣,战斗力就没有了。

笔者认为,写文章“辣手”与“妙手”应各显其能,各尽其妙。该“辣”就“辣”,如果“辣”中有“妙”就更好,像鲁迅先生的杂文,真做到了“刺贪刺虐入木三分”就是“辣”中有“妙”的典型。

当今写文章,也应该“辣”“妙”并用,抨击贪官污吏的腐化堕落,批判流氓痞子的卑劣行径,还是要有点“辣”劲为好。尽管这样,他们那麻痹了的神经和泯灭了的良知,也很难恢复正常。对社会上的落后现象,广大群众生活中的问题,用“妙手”写文章去批评,去规劝,更有助于帮助他们提高认识,加强修养,以便形成安定团结的局面,从而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

令人遗憾的是,当今文化界的一些人士,不正视社会现实,不着眼于宣扬民主法制,而是以犬儒主义的心态,写些无关民生疾苦的文字,或发表赞扬封建皇帝的言论,或在影视上搞戏说,麻醉观众,这种人没有“担道义”的铁肩,也就没有“辣手”的气概;他们没有著文章的“妙手”,只能写些令人不忍卒读的次品,甚至用赝品来张扬自己。这种人实际在制造文化垃圾,他们的行为无益于社会主义民主的建设和和谐社会的形成。

文/孙志明

[责任编辑:李政谕]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