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河悲歌》第二十六章:祸起宫闱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自动播放

近来,朱厚熜的脾气是越来越火爆了,不但火爆,而且残酷无情。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变成了这样。整日的诵经修道,在烟雾缭绕的寝宫内坐着,他觉得自己似乎身处仙境,整个人都飘飘然

近来,朱厚熜的脾气是越来越火爆了,不但火爆,而且残酷无情。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变成了这样。

整日的诵经修道,在烟雾缭绕的寝宫内坐着,他觉得自己似乎身处仙境,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只有在这里,他才有一种踏实的感觉,觉得世间一切都属于自己。而自己掌控着世间的一切,包括生死。

前段时间,他下旨让四岁的太子监国,好让自己能潜心修道,潜心养生,身为真龙天子,自己龙体安康了,万民才有福。 他以为肯定会有人出来反对,但旨意下了好长时间了,居然没有一个人上述反对,他不禁有些奇怪了。因为以前,他无论做怎样的决定,必定有官员站出来反对,且反复辩驳,直到他同意,或者不同意而严惩那些反对的大臣。这次是怎么了?这倒出乎他的意料。

正在他稍感失落的时候,太仆寺少卿杨最站出来抗疏了。抗疏,不止一般的提意见,而是对皇帝的诏令拒绝奉行。

朱厚熜收到杨最的抗疏表,还没看完就勃然大怒。他立刻下旨把杨最抓进锦衣卫监狱处以重杖,锦衣卫校尉从来都是看主人的眼色行事,见皇上对杨最咬牙切齿地恨,按住杨最就往死里打,规定杖数还没有打完,杨最已经死于杖下。

杨最死了,朱厚熜出了一口恶气,这时,御史杨爵又站了出来。杨爵眼看着皇帝多年不上朝,一心一意修道念经,奉迎拍马的升官,秉公直言的受罚,北方连年干旱,南方水灾不断,大臣们却高唱太平。每念及此,杨爵就睡不着觉,于是在杨最被打死之后,他毅然冒死上疏。

朱厚熜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立即命锦衣卫对杨爵实施拘捕,顿时棍棒交加,血肉模糊。杨爵在监狱中度过了整整七年,在这七年之中,一直与狱友讲学论道,并且完成了两部著作,一部叫《周易辩说》,另一部叫《中庸解》。后来,朱厚熜在西苑建起来的一个大殿突然发生火灾,大火久久不灭,远远的火光之中,有人在呼唤杨爵的名字,并称为忠臣。朱厚熜有些害怕,认为是天意,赶紧把杨爵放了,这是后话。

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公开反对了,朱厚熜很满意,他又专心地念起了经。可是,他最爱的紫嫣依然没有给他生出皇子,甚至连一个公主都没有生出来,这成了他的心病。

可是,这个机会恐怕不会再有了。

因为,紫嫣病了好几个月,恐怕不行了。这让他感到很痛苦。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只有紫嫣能唤醒他心中少有的温情。失去了紫嫣,他觉得在这个世间,他将一无所有。

从紫嫣那里回来,他就坐在西苑万寿宫为她诵经祈祷了。已经连续祈祷这么多天了,为何总是不见好转?朱厚熜心里不免产生一种深深的迷惘。

这时,黄锦进来了,他双眼通红,看到皇上专心祈祷,就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朱厚熜看见黄锦的表情,心里明白了八九分。他扔掉手中的东西跳起来,瞪着他问道:“怎么了?”

黄锦沉痛地说:“皇上,您赶紧过去看看吧,敬妃娘娘她恐怕不行了……”

黄锦话音未落,他已经匆忙跑了出去。他来到紫嫣的紫云宫,茶花正在床前嘤嘤哭泣。他来到床榻前,看见紫嫣轻轻闭着双眼,虽然容颜憔悴,但仍然掩盖不住那份美丽,只是这美丽里此刻包含着无限的忧伤。他坐下来,轻轻呼唤着她的名字,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紫嫣无力地睁开眼睛,恍恍惚惚看见眼前的人,她努力振作了一下精神,嘴角展露了一丝虚弱的微笑。她用微弱的声音说道:“陛下,恕……紫嫣失礼……不能……不能起身相迎……”

朱厚熜温柔地说:“紫嫣,你一定要好起来,朕今日又给你祈祷了,上天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朕一定要治好你的病。”

紫嫣深情地看着他,眼角慢慢溢出两滴清泪,她含笑轻轻说:“陛下……紫嫣此生有您疼爱,也……也知足了,只是,只是……有一件事臣妾放心不下……”

朱厚熜紧握着她的手,连忙说道:“紫嫣,你有何心愿就说出来,朕一定帮你实现!”

紫嫣摇摇头,静静看着他,目光里满含爱和不舍言道:“紫嫣……最……最放心不下的是……是陛下……请陛下答应我……今后紫嫣不在您的身边……您一定要……保重自己……不要再发那么大的脾气……要爱惜自己的龙体……”

朱厚熜无言地看着她,轻轻拂去她眼角的泪花,想起一起长大的岁月,想到从此再也不能看到她,他心中忽然有了一种惶恐和失落。这些年,习惯了紫嫣的陪伴,即使不常在跟前,但只要一想到她就在自己身边,他心里就无比踏实,就如同父母在身边一样,感觉很温暖。他不知道,没有了她的日子,自己该怎样度过。

紫嫣伸出手,想拂去他脸上的泪,她是多么不舍啊,这个自己爱了几乎一辈子的男人。在自己眼里,他从来就不是什么皇帝,就是安陆时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男人,自从见到他,她的心里再也没有容纳过别人。如今她要走了,又怎能放心得下他?

紫嫣带着无比的牵挂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也带走了他的心。他的快乐从此消失殆尽,留存在心里的,只有怀疑、专制和暴虐。

紫嫣再也没有想到,她的离开,对朱厚熜产生了多么大的打击,这个打击所造成的后果,几乎要了他的命。

那件事发生在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一日,也就是1542年阳历十一月的一天夜晚。

这天,朱厚熜因思念紫嫣,服用了陶仲文炼制的药物后,来到紫云宫,直到很晚才出来。茶花是从安陆带过来的,在紫嫣去世后,朱厚熜就让她留下来照看紫云宫。这样,他若是思念紫嫣了,就可以过来看看,看到茶花,就如同看见了紫嫣一样。

从紫云宫出来,他信步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端妃的宫前,就走了进去。跟随着的黄锦看见皇上进去了,就知趣地退了下去。自从紫嫣去世后,皇上只进端妃的宫中歇息。

端妃听到宫女来报,又喜又怕。她虽然受宠,但是在皇上喜怒无常的性格下,她常常受到他的责骂和惩罚。因此,恩宠就成了忧大于喜的事情 ,全然没有了快乐可言。

这些年,宫女们受尽皇上的责打和惩罚,皇上动不动就大发雷霆,一点小事就龙颜大怒,轻则廷杖,重则乱棍打死,弄得人心惶惶,不见皇上反而成了值得庆幸的事。

在朱厚熜看来,这一晚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一晚,他差点因为自己的暴虐付出生命的代价。

朱厚熜常常待在端妃宫中,端妃的宫女更是遭受凌辱和责罚,她们天天生活在恐惧之中,随时都担心自己会被打死,有胆小的宫女,见到皇上甚至被吓昏死过去。

这天晚上,一个叫杨金英的宫女伺候端妃沐浴后,来到寝宫给帐子熏香,她看到其他几个宫女战战兢兢地做事,有的还嘤嘤哭泣。她走过去轻声问其中一个宫女道:“金莲,为何哭泣呀?”

名叫张金莲的宫女用袖子擦着泪水哭着小声说:“金英姐,我害怕……昨晚皇上嫌茶水太烫,打我还不解恨,说今晚来了还要处罚,我……我怕……”

金英安慰她道:“别怕,说不定皇上早忘记了。”

另一个宫女也过来了,她一脸惊恐地说:“金英姐姐,今晚我当值,伺候皇上起居,可怎么好呢?我会被打死的!”

杨金英听了,想到自己所受的凌辱,想到含冤死去的众姐妹,一股胆气从心中升起。她目光灼灼地看着大家说:“与其被暴君折磨而死,不如杀了他!即使杀不了,也可与他同归于尽,为含冤死去的姐妹报仇!”

宫女们听了,都惊诧地差点叫出声来。杨金英连忙制止,她俏丽的脸庞充满豪气地说道:“姐妹们,我们今夜若不杀他,日后必被他凌辱而死!反正都是死,不如先下手为强!”

听了她的话,想到自己的处境,宫女们纷纷点头同意。张金莲有些害怕,她胆怯地说:“可是……若是被逮住的话,咱们就活不成了。”

“咱们已经难逃一死了!你若害怕,可不参与,但必须保守秘密,不可出卖我们!”一个宫女说。

“你不参与就能活吗?”金英说。

金莲咬咬牙说:“好,我和大家一起干,要不然,我今晚都活不成。”

看看端妃还没有沐浴出来,于是,她们聚在一起,悄悄商量着除去皇上的办法。

半夜时分,朱厚熜和端妃缠绵之后,端妃起身去沐浴,几个黑影悄悄聚在一起,潜入内室,趁皇上昏睡之际一拥而上,把他死死摁住。朱厚熜正懒懒地躺着,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忽然被一阵重压惊醒。他睁开眼睛看到七八个宫女压在自己身上,正要叫喊,被一个宫女用布团死死塞住了嘴巴。为首的一个宫女看起来老练娴熟,她把一个丝绳套在他的脖子上,打了两个结,然后一边五六个宫女,使劲拉两头的绳子,想把他勒死。可是也不知怎么回事,绳索就是差那么一点勒不紧他的脖子。看着皇上大口喘气就是死不了,另一个宫女急了,她惊慌失措地叫道:“金英,这……这是怎么回事,皇上……皇上怎么勒不死呢?”

看到这个情景,其他宫女吓得哭了起来。杨金英很镇静,她看到原来是情急之中把绳子打了个死结,不过此时已经来不及再解开了,端妃也随时会进来。她从头上拔下簪子,狠狠朝皇上身上刺了下去。其他宫女见状,纷纷拔下簪子也狠狠地乱刺起来。

朱厚熜浑身血肉模糊,可仍然在挣扎。她们都害怕了,皇上是真龙天子,莫非他的命真归上天管?宫女们越想越怕,越怕越惊慌,张金莲吓得哭了起来,慌忙跑出了珝宁宫,直奔皇后的坤宁宫自首去了。

皇后一听,大吃一惊,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有人敢谋害皇帝,而且是一群宫女,真是闻所未闻!于是立刻赶往端妃宫中救驾。宫女们见大事不妙,慌忙四散奔逃。但是皇宫又岂能逃得出去?不一会,她们被全部抓了起来,就连不知情的端妃也一起被抓了。

方皇后召集御医会诊,御医们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冒这个风险。方皇后心急如焚,要御医许绅务必设法救活皇帝。许绅无可推托,只好开了一副猛烈的药方,朱厚熜服下后终于坐了起来,但仍然说不出话来。

许绅救活了皇上,但时隔不久他自己却得了病,临死之前对家人说:“我不行了。上次宫变,我自知若是救不活皇帝就会惹来杀身之祸,因此惊悸得病,所以这病是医不好的。”没几天人就病死了。

事后,司礼监对以杨金英为首的宫女们进行了多次的严刑拷打,最后判决:“杨金英等同谋弑逆。张金莲、徐秋花等将灯扑灭,都参与其中,一并处罚。”不管皇上死没死,这些谋害皇上的凶手一个都没有幸免,全部被乱棍打死。而无辜的端妃,在皇宫的一个角落里被凌迟处死。

这件事发生在嘉靖二十一年,是壬寅年,又在后宫发生,因此这个事件被称为“壬寅宫变”。以杨金英为首的十几个宫女,在后宫演绎了一曲亘古未闻的历史悲歌。

“深闺燕闲,不过衔昭阳日影之怨”,这是明末历史家谈迁对此案的看法,但事实究竟如何,无人知晓,因此成为又一桩宫闱之谜。

[责任编辑:李政谕]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长河悲歌》第二十六章视频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90105/16/wemedia/18d6e160537033337169d09ecc698b3409933410_size110_w640_h360.png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