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杨继盛与达智桥松筠庵(二)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浩气长存 忠魂犹在松筠庵的前身是廉洁清正的杨继盛寓宅。杨氏夫妇去世后,庵内"不祀佛,塑幞头神像,相沿为城隍神",属京师名刹长椿寺管辖。在杨继盛被害后七年,严嵩罪恶败露,罢官而死

 

浩气长存 忠魂犹在

松筠庵的前身是廉洁清正的杨继盛寓宅。杨氏夫妇去世后,庵内“不祀佛,塑幞头神像,相沿为城隍神”,属京师名刹长椿寺管辖。 

在杨继盛被害后七年,严嵩罪恶败露,罢官而死。1567年,朱载垕继承皇位,为死难忠臣昭雪,恤直谏诸臣,杨继盛名列第一,被追赠中顺大夫,太常少卿,谥号“忠愍”,世称“杨忠愍”。在其故乡容城、保定等地先后建“旌忠祠”,以表彰他的气节。

到了清代,人们依旧对其忠烈十分景仰。先是在乾隆五十一年(1786),给谏杨寿楠和都谏李融视察城畿时,访得松筠庵原本是杨继盛故居,于是宗丞曹学敏、司寇胡季堂、阮葵生、侍御郑澂等“会诸僚友,醵金立祠”。从此对其故居进行过多次整修与扩建,并勒石铭记。从《乾隆京城全图》上可见到当时院落的布局。整修中寓宅内大堂改为祭祀他的祠堂,称“景贤堂”。祠堂座南朝北,前有山门,门额为曹学敏题“杨椒山先生故宅”七字。东北角门嵌“松筠庵”三字石额。山门后经过一个院落可抵景贤堂;堂檐下悬“景贤堂”木匾,内正面挂杨继盛画像、立牌位。堂外置祭祀用的铁香炉。堂南后堂三间改作祭祀杨夫人张氏的处所,内供牌位,在墙上镶嵌着她请代夫诛的奏稿刻石。此外为厢房和花园。园中有他的书房和手植古槐,整座院落显得“地甚湫隘”,足见其为官之清廉。

清嘉庆二年(1797)时,在“景贤堂”内置杨继盛古衣冠彩塑像一尊,代替了原画像。道光二十七年(1841)松筠庵住持僧心泉募捐修整松筠庵,主要扩建了当年杨继盛书写弹劾严嵩奏疏的书房,易面阔三间为五间,增进深至两间,内部宽敞,可作为容纳百人以上的大堂,称为“谏草堂”。何绍基为该堂篆书匾额。还整修了堂前堂后的花园、假山,使院内花木扶苏、肃穆深邃。次年,在堂西南侧建八角攒尖顶“谏草堂”一座。经过此次修葺,松筠庵面貌焕然一新。

在修葺的同时,还先后镌刻了多方碑碣刻石。一方面纪事,同时也在字里行间表达了人们对杨继盛的景仰和深切怀念。据目前可访得的金石拓片有:

1.清嘉庆二年(1797)八月立,胡季堂撰文、刘墉书丹“杨忠愍公塑像纪事碑”(景贤堂外立)。

2.清嘉庆十四年(1809)十月立,曹学敏撰文、陈希祖书丹“杨忠愍公故宅记”(景贤堂外立)。

3.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摹刻“杨忠愍公临米之章议十八侯铭”(嵌于景贤堂西墙)。后附王文治等题跋五则和李宗昉纪事一则(嵌于景贤堂东墙)。

4.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张受之临杨继盛弹劾仇严谏草稿”八幅。尾刻宋荦、钱阵群、李光庭、僧明基等人题跋四幅(嵌于谏草堂东西墙)。

5.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科道公捐松筠庵祀典记”碑,碑末附制定祭祀条规。

6.清光绪十三年(1887),李鸿藻摹刻卧碑二石“杨忠愍公手书遗嘱”附题跋(已被宣武区文物主管部门移地保护)。

7.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张之万撰文、胡景桂书丹“重修松筠庵景贤堂记”(立于景贤堂)。

8.宣统二年(1910)重刻“松筠庵条规”五条(嵌于景贤堂后墙)。

9.1918年“明杨椒山先生狱中手植榆树题名”。

这座一代忠烈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其后日益被士大夫们敬慕,经常在此集会,或议论时政,或吟诗游宴,从清朝至民国年间在此还成立过慈善机构、助账局、平粜局等,救济河北及其它地方的灾民。但最值得一书的则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公车上书”,就是康有为于光绪二十一年(1895)4月30在谏草堂内奋笔疾书而成的。从此松筠庵的名字更被人们注目,永载史册。

今日经历了400余年历史沧桑的达智桥胡同旧名、杨氏寓宅的基本格局、部分建筑依然存在。但是,十年动乱中,这里也不能幸免被洗劫。其中杨椒山彩塑像被砸毁,香炉,祭器及石碑“杨椒山先生故宅”、“松筠庵”、“景贤堂”、“谏草堂”等匾额亦被毁。只有原嵌在景贤堂和谏草堂墙壁上的刻石幸免于难。院内花园,假山被平毁。谏草堂和回廊改作住房。院内大部房屋改为宿舍。为使这处重要文物不被淹没,市人民政府于1984年5月24日将其列为北京市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愿不久的将来,这里能成为人们参观、学习和纪念的地方。

作者简介:吴梦麟,生于1937年,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研究员,196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之后,一直在北京市文物系统从事文物考古保护与研究工作,对北京地区文物极为熟悉。四十年来发表过数十篇论文及专著。

[责任编辑:李政谕]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