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因诗歌中的保定风景名胜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摘要]刘因,保定容城人,是元初著名理学家和诗人。他创作了大量歌咏保定山水景观和历史遗迹的诗作,写到很多延存至今的著名景点。它们分布于保定市所辖各县(市),尤其集中于易县和满城两地。

[摘要]刘因,保定容城人,是元初著名理学家和诗人。他创作了大量歌咏保定山水景观和历史遗迹的诗作,写到很多延存至今的著名景点。它们分布于保定市所辖各县(市),尤其集中于易县和满城两地。刘因这些作品有较高的艺术水平,也有丰富的思想内涵,是燕赵文化的组成部分。

静修先生刘因,祖籍容城,为保定乡贤。他年少时很崇拜诸葛亮,因“静以修身,俭以养德”之句,自号静修。

刘因生活在元朝初年,是著名的理学家和诗人。他的家庭世代业儒,先人曾在金朝做官、受家庭影响,他少有大志,勤于学业,而且天分很好,有神童之目,但是生不逢时,两次被朝廷征召,却只做了几个月的官,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乡著述、教书。元初是个改朝换代的特殊历史时期刘因在北方的学术活动为延续儒学和保存中原文脉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所以后人将其与吴澄、许衡并称为元初三大儒。

刘因文名亦大,诗歌成就尤高。他的诗歌有个有趣的特点,就是写到保定各县(市)的风景名胜很多。这些景观多延续至今仍是著名景点,所以读其诗便如与诗人同游保定。而且我们可以从中更深入地理解这些景观的人文内涵。

刘因歌咏保定风景名胜的作品主要集中于山水诗和咏史诗两种题材,有的偏重于描写自然景观,有的则偏重历史、人文景观。因其曾在满城和易县坐馆教书,且两县山水壮美,历史悠久,是当时文人雅士浏览的目的地,所以刘因写到两县景观的诗尤其多。最有代表性的便是两首古体长诗《游郞山》和《观雷溪》。两首诗写的是现在易、满两县交界处的狼牙山和漕河。

狼牙山以抗日战争时期五壮士而闻名全国,是国家级旅游区和红色教育基地。其实在古代它已是北方著名的景点,而且山间有庙宇和村寨,它本来名为郞山,后来被老百姓叫俗了便为“郞山”、“狼牙山”。

为什么叫狼山呢?传说西汉武帝因巫蛊案,诛杀太子,太子的儿子曾逃入此山避难,故名。《游郞山》为刘因早年作品,是一首很长的杂言古诗,气魄宏大、一气灌注,抚今追昔、浮想联翩。有句云:“忽然长啸得石顶,痛快如御骏马蹄。万里来长风,五色开睛霓。长剑倚天立,皎莹鸊鹈。平地拔起不倾侧,物外想有神物提。”极尽描摹之能事。也可见刘因早年宽广的心胸与宏大的气魄。诗中还以自注的方式缅怀了涿州历史名我、著名的地理学家郦道元。云:“郦道元著水经,说郞山形势最真。今涿郡有郦亭,其先所居也。”诗歌中以南方名山相比拟:“诗家旧品嵩少同,画图省见巫山低。谁令九华名,独与八桂齐”,“九疑窥衡湘,禹穴叹会稽”。由此表达刘因的南游之志,结合其《渡江赋》《白雁行》考之,可见其青年时期主张统一南方的政治态度和很强的入世之心。

《观雷溪》中的雷溪是指漕河上游由易县入满城的一段河道,溪水自两山间冲出,落差很大,水流湍急,声如雷鸣,有“雷溪春涛”的美誉。建国初,在这一流域利用山势修建了著名的龙门水库,消除了水害,但也使这一自然景观发生了变化。紧邻龙门水库下游有龙潭峡谷景区,与诗歌描述的景色很相似,让我们随诗人共同领略一下当时雷溪的壮丽景观吧。

三江写天恕,合为一水东南来。北势不杀令人愁,石门喜见西山开。未补青天裂,谁凿混沌胎。奇峰猛状万万古,山根几许犹崔嵬。两山倒倾澜,百丈逢巅崖。先声动毛发,余爽开襟怀。初疑万壑转奔石,意象仿佛坤摧。又疑鼓角鸣地中,百步未到仍徘徊。荒祠下石磴,骇目何雄哉。春风不到太古雪,今日乃得胸中雷。穿石谁能空窟宅。流沫势欲浮蓬莱。

刘因写两县山水,仍有很多优秀之作,限于篇幅不一一例举。下面谈谈其写两县历史、人文景观的作品。燕下都景区是战国中期燕国下都的古城遗址,位于易县城东南四公里处,介于北易水和中易水之间,现为国家重点文件保护单位。古人夯土为台,将宫殿建筑设于高台之上,随着历史的变迁,古建筑地面部分很多已湮没,惟有高台巍巍伫立。“武阳台”是燕下都宫殿群的中心建筑,在其周围有“望景台”“张公台”“老姆台”“路家台”“老爷庙台”“小平台”等建筑台基。刘因多次游览、途经或夜宿于燕下都附近,创作了多首诗作,如《易台》《晚上易台》《武阳故台》等。

《晚上易台》云:

遗台连废垒,落日展遥岑。海岳天东北,燕辽世古今。每当多感慨,直欲罢登临。莫更留陈迹,千年不易禁。

面对遗台、废垒,作者深深感慨于燕赵、辽金的历史变化,考虑到元初的情况,更加深了历史的沧桑感,不禁悲从中来。这使我们想到唐代诗人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不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里诗人的悲戚不是小我的悲戚,而是含有对人类历史、命运的思考。

如果评选易县最有知名度的历史人物,荆轲肯定是前排。“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易水悲歌千古流传。圣塔院塔又名荆轲塔,因其建在荆轲山(传荆轲衣冠冢便埋于此地)上,故俗称为“招魂塔”。刘因曾作《登荆轲山》,诗作一改历史上对荆轲的颂扬态度,而从荆轲刺秦的后果出发,提出了委婉的批评。刘因善于从大的历史时空考虑问题,所以英雄侠士的所谓惊世之举也会就的渺小,甚至愚蠢。在这种情绪之下,诗人不免有历史循环论的局限,而萌生遁世隐居之想。

易、满两县的人文景观,刘因还写到了狼牙山中的燕平学仙台,云蒙山下的冯道吟诗台和抱阳山上的张燕公读书室。诗人由景观而联想到历史,引发了对历史和现实问题的一些思考与探讨。《燕平学仙台》写道:“燕平骨已朽,何物为神仙”,作者站在儒家的观点上,对道教修仙之说是持显然的怀疑态度的。《冯瀛王吟诗台》则对五代历仕四朝的“不倒翁”宰相冯道,提出了正面的、尖锐的批评。这是少见的。本来人们认为冯道在刻印儒家经籍方面是有贡献的,但刘因丝毫没有给这位河北老乡留情面。写道:“为部北山灵,吟台何久留。······四维既不张,三纲遂横流。坐令蚩蚩尚可恕,儒臣岂无尤。”诗中的四维指“礼义廉耻”,言四维不张,可见批评之重,几近詈骂。《张燕公读书室》对唐代被称为“燕许大手笔”的张说,也提出了委婉的批评:“文随数燕许,名不并姚宋”。指出儒生应致力于经世治国之业,不可单单以文字名世。

刘因的这些诗歌不单单是描摹景观,记述浏览的情况,还体现在他对山水的热爱。这种热爱一方面源自对祖国和家乡的热爱,另一方面则源自其对自然、人生的认识。刘因继承了前代哲学家“观物”的思想,认为通过对自然界和具体事物的认识,可以发现宇宙间的“理”,即规律性的东西。通过这个理,可以了解我们人类的社会和历史。而且刘因从自然界生生不息的变化中,认识到气机的推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是发展延续的,主张天人的和谐,天人的统一。刘因借描写历史遗迹的诗作,表达了他对历史人物和事件的独到见解,如前面的荆轲、张说、冯遒等。刘因的评价却很有见地,发前人所未发,启迪后人思想,深化人们对古迹的文化内涵的认识。

作者简介:袁茁萌,男,1970年出生,河北徐水人,本科,河北大学图书馆,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古代文学、艺术学理论。

[责任编辑:李政谕]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