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河悲歌》第二十章:举案齐眉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自动播放

张贞在喜庆的唢呐声中嫁进了杨继盛的家门,走进了他的生命里。从此,这个女子的一生,都因丈夫政治生涯的起起落落而跌宕起伏,并从此名垂千古。杨继盛和贞儿成亲是在一个金秋十月,一个收获的季节,他收获了自己人生

张贞在喜庆的唢呐声中嫁进了杨继盛的家门,走进了他的生命里。从此,这个女子的一生,都因丈夫政治生涯的起起落落而跌宕起伏,并从此名垂千古。

杨继盛和贞儿成亲是在一个金秋十月,一个收获的季节,他收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幸福。似乎这么多年来,除了读书,这就是他最高兴的事情了。婚后的生活温馨而艰苦。俩人的洞房虽不大,但布置得很温馨。白天两人一起到田间劳动,晚上互相吟诗、读文。等田里的农活忙完,贞儿就劝丈夫外出拜师,继续深造学业。杨继盛深深感激妻子的深明大义,内心更加坚定了奋发读书的决心。

此时正好有一个叫李学诗的人从国子监归来,在宁国寺设馆授学,教人不论贫富,因材施教。杨继盛听张济说起后,心里很高兴,他想师从李学诗,但又怕怠慢新婚的妻子,心里很矛盾。贞儿何等聪明,她看出了丈夫内心的矛盾,就想方设法打消丈夫的顾虑。  

一个傍晚,杨继盛坐在院中的石凳上读书。贞儿手里拿着一件外衣,轻轻从屋内走了出来,披在了丈夫身上。杨继盛没有说话,他伸出手,温情地握住了妻子为他披衣的手。张贞坐下来,把衣服为他整理好,温柔地说:“夫君,如今农事已毕,学业耽误了这么久,不能再耽误了,夫君该出去读书了。”

杨继盛放下书,他望着妻子俏丽的脸庞说:“贞儿,县中有一个名叫李学诗的人,博学多才,从国子监刚刚回来,在宁国寺设馆收徒,我想去那里学习。”

张贞很高兴,连忙说:“甚好,夫君应明日就动身,不可错过这好机会。”

杨继盛有些愧疚,“只是,我这一去,就留下你独饮孤独,我……”

他话还没说完,贞儿轻轻掩住他的口,笑着说:“大丈夫志在四方,若为情所困,难成大事。夫君从小志向远大,贞儿岂能因儿女私情羁绊?若夫君因此荒废学业,一事无成,贞儿就成了罪人了。”

听了妻子的话,杨继盛甚为感动,他对妻子更多了一份了解和敬重,了解越深,内心的爱就越强烈。他想起了早逝的母亲,想起了儿时路过学堂从门缝看孩子们上学的情景,想起了自己的远大抱负,他内心的激情瞬间被妻子点燃。他站起身,望着越来越暗的天空,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忧郁,自言自语道:“如今外有南倭北虏,内有东厂锦衣卫欺上瞒下,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黎民百姓苦不堪言。盛为男儿,就应以天下为重,唯有奋发读书博得功名,才可为国家分忧,为生民立命!”

听着丈夫铿锵的话语,看着他坚毅的眼神,贞儿倍感自豪和骄傲。如此男儿,世间少有,她庆幸,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社会里,竟然有如此志同道合之人,并成为自己的夫君,她何其幸哉!

在妻子的支持下,杨继盛踏上了漫漫求学之旅。他背着干粮,从北河照村自己的家出发,去县城的宁国寺求学了。贞儿送丈夫到村口,她从怀里掏出三两银子递给他说:“夫君,这点盘缠你拿上,路上也好买点吃的。”

杨继盛把银子放回妻子手中,惭愧地说:“不用,还是你留着家用吧,我没能给你好的生活,反倒拿你的银钱,真是羞煞我了。”

贞儿抿嘴一笑,她把银子重新放进丈夫手中,温柔地说:“你我夫妻,还要分彼此吗?从嫁与你的那天起,为妻就与你相依相伴、共度此生了。这是出嫁前我攒的一点私房钱,穷家富路,夫君还是带上吧,我在家里,总归好过一些。”

杨继盛接过来,感激地看着妻子说:“贞儿,我定当刻苦读书,将来考取功名,让你不再受苦。”

夫妻俩依依惜别。

转过村子,杨继盛顺着大路正走着,忽然身后传来呼唤声,他停下来回头看去,只见李鹤峰挥着手匆匆跑来。他跑到杨继盛跟前,顾不得歇息,就从怀里掏出几两银子往杨继盛手里塞,边塞边说:“穷家富路,你出门求学不容易,把这几两银子带上。”

杨继盛慌忙推辞道:“鹤峰兄,我怎么能要你的银子呢?快收回去,你家里也不富裕。”

李鹤峰把银子重新放进他手中,坚决地说:“拿着!我再不富裕也比你强。再说,农家人,家里总归好过一些,田地里顺便撒一把菜籽就有吃的。”

杨继盛很感动,他紧紧握住李鹤峰的手说:“鹤峰兄,你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活,我实在过意不去。”

李鹤峰满不在乎地说:“咱俩谁跟谁呀,说这话就见外了。你要是过意不去,博取功名了再接济我如何?”

杨继盛看着这个儿时的伙伴,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他深深作揖施礼道:“鹤峰兄的情谊,继盛当铭记于心!”

“好了,仲芳,你就别客气了。你自小就被称文曲星转世,天资聪慧,可要发愤读书呀。”李鹤峰憨厚地说,“你在外,我在家,咱俩考试再相约同住。”

两个好朋友紧紧拥抱在一起。

告别李鹤峰,杨继盛迈着坚实的步伐朝着自己心中的目标走去。

 

李学诗所收的学生,贫寒之家的学子居多,也有富家子弟,他一视同仁,以勤奋和才学为标准,公正地对待每一位学生。杨继盛来到宁国寺,见到了李学诗,这个比他略微年长几岁的才俊。李学诗长得容貌俊美,身材修长,给人玉树临风之感。初次见到他,杨继盛很觉震撼,心中不由有些惭愧,人家这么年轻就从国子监学成归来,而自己二十岁已成家却一事无成,上不能报效国家,下不能光宗耀祖,还连累家人跟着他吃苦受罪。杨继盛这样想着,对李学诗更多了一份敬重和仰慕。

从此,杨继盛拜在李学诗门下学习。不久,他的聪明睿智在众弟子中脱颖而出,老师很看重他,经常单独教他,布置一篇文章让他写,或让他针对当前时事谈论观点,而杨继盛言辞犀利,很多理论让人耳目一新。李学诗很欣赏他,更加深入地教学,杨继盛得益匪浅。他和师傅朝夕相处,是师生,更像亲如手足的兄弟。其他学子散学后各自回家或投亲靠友,他举目无亲,经济拮据,也租不起房子住,李学诗看到他这种情况,就让他和自己一起住在宁国寺。这得天独厚的条件,无疑使他和李学诗的关系更加亲密。俩人常常彻夜长谈,抒发心中的抱负和理想。

一日,杨继盛独自在寺内的后院翻那小块地。这块地是李学诗和他开辟的,准备来年种些蔬菜自给自足。阳光照在身上有些热,杨继盛把衣衫挽起,在身前打了个结。这点农活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一会,地就翻完了,他坐在地头,擦了擦汗,拿起书看了起来。

“仲芳兄不但是干活好手,劳动之余还如此刻苦,在下佩服!”忽然传来说话声,杨继盛回头去看,只见一个俊秀的青年,穿着一件白色的衣衫,微笑地抱拳说。

他起身,深施一礼,也笑着说:“云樵兄过奖,劳动本是继盛本分,人岂敢忘本?”

原来这人叫阴云樵,和他同在李学诗门下学习。此人家境贫寒,但博学能文,性格刚直,看到不平之事常仗义执言。杨继盛又仔细打量了一番他,阴云樵浑身似乎微微带着月光一般清清的寒意,似蹙非蹙的眉尖,澄澈如渊,明媚如春,温涵如珠的双目,嘴角似笑非笑,身姿是天然的风流文雅,像翠竹苍松一样坚挺清明,表情清高傲然,又带着平和、善意。

于是俩人席地而坐,一起谈天说地,谈诗文,谈时事,引经据典,好不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李学诗拍手笑道:“好极!好极!又多了一个同道中人。仲芳,云樵,你二人兴趣相投,又都勤于学业,为师愿你们能成为国之栋梁,携手报效国家,为生民立命。”

二人看见老师来了,连忙从地上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行礼。阴云樵双目炯炯有神,他坚定地说:“老师放心,学生当谨遵老师教导,从不敢有一日懈怠。”

杨继盛说:“北宋大儒张横渠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学生不才,倘若为官,必将竭尽所能。”

他说完,和阴云樵相视而笑,两个好友的心贴得更近了。

李学诗赞许地点点头,对俩人说:“我今天是你们的老师,但明年我们就是一同应试举子的朋友了。”

三人哈哈大笑。              

第二年春天。宁国寺周围,树发新芽,迎春花在明媚的阳光下十分耀眼,寺内更是春意盎然,

学子们陆陆续续散去,阴云樵也因家中有事回了家。杨继盛依然在李学诗身旁学习。本想着一同去应试,恰在这时,李学诗却抱病在床,一病不起。

杨继盛每日伺候在李学诗身边,端饭喂药,精心照顾着。留下来的几个学生看到李学诗患病无法再授业,于是纷纷退学,临行前,他们都劝杨继盛也赶紧回家,免得在此耽误学业。杨继盛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内心真不是滋味。想当初,老师门下何等热闹?整个容城县学子莫不以拜在他门下为荣,如今身染重病,昔日学生竟纷纷离去,真是世态炎凉啊!

杨继盛身上也没有几个钱了,出发前妻子给他的银子也所剩无几。听说百里之外有一个郎中医术高明,于是他就寻医问药,一路上风餐雨露,为了省下钱给老师买药,他一路步行,忍饥挨饿。这样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药也抓了好几副,回到寺庙就给老师精心熬药,细心伺候。可是李学诗却一日病重一日,缠绵病榻一月有余,终于气若游丝,只剩下一口气了。

杨继盛跪在老师病榻前,看着老师被病痛折磨得瘦弱不堪的样子,心痛不已。李学诗虚弱地睁开眼睛,看见杨继盛跪在病榻前,于是颤抖地伸出手,杨继盛连忙握住了。

李学诗虚弱地笑了一下说:“仲芳,这一个多月……辛苦你了……我……我不行了……”

杨继盛眼含泪花,他紧紧握住老师的手,哽咽着说:“老师,您会好起来的,学生已为您寻得良药,只要坚持喝,定会好起来的。”

李学诗笑着,轻轻摇摇头,断断续续地说:“我……自己的病……自己知道,只是……原本想和你一同……应试……如今看来……是不能够了,望你不负我之所望,博取功名,将来……将来好为国效力……”

杨继盛点点头,含着泪水,眼睁睁看着老师咽了气。他痛哭失声,跪伏在地,久久不能起身。

处理好李学诗的后事,杨继盛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后院菜园子,看着小小的园子长着的蔬菜,回想起老师对自己的谆谆教诲,内心不由得对自己的处境深深忧虑起来。如今,他又该何去何从呢?这么多年来,自己可谓是“浮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从不曾静心地跟随老师系统学习,刚刚遇到一位如此博学的老师,而自己的学业也刚刚有了长进,却不料老师竟英年早逝。这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悲伤和迷茫充斥着心胸。他不由叹了口气。

“仲芳!”一声呼唤在身后响起,他连忙回头,只见阴云樵含笑站在身后,同来的还有几个同窗学子,只见他们都身背干粮,手拿书本。杨继盛站起身。

“你们这是?”他疑惑地问。

阴云樵笑着说:“前几天家里有点事不得已回家一趟,如今事情已经处理完毕,和几位同窗商议,继续学习,以备来年应试。”

杨继盛听完,神色黯然,他轻声说:“可惜,老师已经因病去世了。”

阴云樵闻言吃了一惊,几位同窗随即唏嘘不已。于是,几位同窗在寺庙内焚香跪拜,祭奠恩师。阴云樵提议说,反正已经来到这里,不如几个人组成学习小组,也好随时切磋。他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杨继盛当然十分高兴。

于是,在宁国寺内,在这个弥漫着清香的小小菜园里,几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共同学习,互相鼓励。后来,他们听说不远的邻乡也有如他们一样的学习小组,于是又慕名去那里学习交流。这次游历,杨继盛和阴云樵的友谊又加深一层,俩人志趣相投,心有默契,成为知己。因此当学习小组解散之后,杨继盛应他之邀,带着干粮又来到他家住了下来,俩人日夜苦读,废寝忘食。各自谈读后感,相互交换一下意见,有时候因彼此观点不同而争论,往往争得面红耳赤,然后停下来,各自重新审视自己,最终达成一致。两人都很重视与自己亲密的朋友讨论学问,有一次为了共同研究一个问题,连吃饭也忘了,直到掌灯时分,肚子咕噜噜直叫个不停,才想起连早饭都没有吃。

[责任编辑:李政谕]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长河悲歌》第二十章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1116/10/wemedia/7e5418e32b9c4c7761a9273e487df26630fc65c1_size313_w640_h360.png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