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河悲歌》第二十二章:心生裂痕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自动播放

经历了大礼议之争,朱厚熜在朝臣中树立了绝对的权威,他性格中刚愎自用的一面也毫无保留地暴露了出来。他毫不留情地打击旧朝臣和皇族、勋戚势力,皇权高度集中,他朝纲独断,牢牢地把朝政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经历了大礼议之争,朱厚熜在朝臣中树立了绝对的权威,他性格中刚愎自用的一面也毫无保留地暴露了出来。他毫不留情地打击旧朝臣和皇族、勋戚势力,皇权高度集中,他朝纲独断,牢牢地把朝政大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中柔情的一面,朱厚熜也不例外。情窦初开的那一刻,他心中只有紫嫣,如今他一言九鼎,再也没有了敢反对他的人。他请示母亲后,册封了紫嫣,因她出身卑微,蒋太后授意儿子,册封为敬妃。虽然朱厚熜有意立为贵妃,但母亲说紫嫣是路边捡来的丫头,若太过宠溺,恐怕日后恃宠而骄,惑乱后宫。朱厚熜也不敢太忤逆母亲,于是只好好言安抚紫嫣。

对于紫嫣来说,封号并没有多大关系,只要能和朱厚熜相守,能时刻待在他的身旁伺候,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其实,婢女和妃嫔,她更多的是想做一个婢女,这样就不会陷入宫闱之争。

岁月更迭,转瞬已过十载。此时的朱厚熜,已经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变得独断专行,性格怪僻,动不动就大发脾气,轻则责骂宫女甚至妃嫔,重则廷杖,太监、宫女人人自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说错了一句话被皇上责罚。

朱厚熜体弱多病,后宫佳丽众多,十年来嫔妃们却没有一个生出皇子来,就连陈皇后也没有一点动静。蒋太后不由焦急万分,连朱厚熜也有些懊恼起来。于是,大学士张孚敬进谏:“古者天子立后,并建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所以广嗣也。陛下春秋鼎盛,宜博求淑女,为子嗣计。”张孚敬在劝皇上选妃。朱厚熜开始不愿意,他看到紫嫣听到这个消息时,神色黯然,很伤心的样子,于是打算不选妃嫔,可是经不住母亲的苦苦劝说,就勉强同意了。

在选妃前一天,紫嫣坐在御花园的秋千上,她的秀眉紧蹙,淡淡哀愁流露眉间。望着天上悠然漂浮的白云,她的心变得脆弱而伤感。自己不是很坦然吗?不是说,只要在那个人的身边,无论什么身份自己都不在意吗?可为何听到他纳妃的讯息自己就如此悲伤呢?她想起了自己的身世,若是父母安在的话,她何至于流落至此。

正在神思恍惚间,她忽然感觉秋千在轻轻晃动,回眸看去,原来是皇上到了,跟随的宫女早已跪在一旁大气不敢出。她想起来去参拜,可是不知为何,竟然一动没动,装作没看见,又扭过头去看远处。

朱厚熜看紫嫣旁若无人的样子,知道她在生气,于是走到她身边,逗弄着她的秀发,笑着说:“爱妃,一个人在此处玩呢,为何不叫人告诉朕?”

她这才扭头看他,从秋千上站起来,躬身施礼。朱厚熜扶起她,看她神情忧郁,沉吟了一下说:“爱妃,朕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朕作为一国之君,要为子嗣计。爱妃不要生气。”

紫嫣闻言,冷冷一笑,讽刺地说:“君为天,臣妾何德何能,奢望陛下的垂怜?天下女子,后宫佳丽,无一不属于陛下。臣妾岂敢说三道四?”

朱厚熜一听,有些恼怒,他强压住火气,俯在她耳边柔声说道:“好啦好啦,走,去你宫中,朕好久没有去你那里了。今晚朕好好陪你。”

紫嫣冷笑道:“是呀,陛下日日有美人相伴,哪里还想得起臣妾。这么多年来,陛下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骄奢淫逸,如今竟连一个子嗣都没有,却还要广纳嫔妃,也不怕伤了龙体!”

“放肆!”听了紫嫣这句话,朱厚熜勃然大怒,他挥手朝紫嫣脸上打了过去。紫嫣猝不及防,一下子摔倒在地。

朱厚熜指着她怒气冲天斥责道:“这些年朕把你宠上天了,竟敢如此悖逆!来人!”

小郭子看了一眼在地上哭泣的紫嫣,连忙答应着上前。朱厚熜厉声喝道:“罚敬妃禁足一月,在宫中好好反省!”

小郭子答应着,其他宫女吓得浑身发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朱厚熜狠狠瞪了紫嫣一眼,拂袖而去。

小郭子连忙扶起紫嫣,小声说:“娘娘,您怎敢这样说皇上?您不知道皇上最恨人提这个事吗?这几年皇上信奉道教,邵元节邵大人刚到,就被陛下安排在显灵宫居住,都说邵大人神通广大,能治好皇上的病,您在这个节骨眼上呛皇上,不是给您自个找气受吗?”

此时宫女们已经扶起了紫嫣,听了小郭子的话,她掩面哭泣。她的心被悲伤和失望覆盖着,喃喃自语道:“自古君王多薄情,我又何必自寻烦恼?”说完,伤心地回宫去了。

小郭子望着紫嫣的背影,叹了口气,摇摇头自言自语道:“绑秋千那会多上心哪,如今的陛下可不是以前的陛下咯!”说完,左右瞅了瞅,用手把自己的嘴巴轻轻拍了一下,连忙走了。

小郭子说的邵元节,是江西贵溪人,龙虎山上清宫的道士。当时,江西贵溪龙虎山上的上清宫是天师道的“祖庭”,世代相传的张天师就住在上清宫,总领天下道教,因此盛产道士。邵元节就是上清宫最著名的道士之一。人们相信他能祈雨、祈雪,也相信他能治各种疑难杂症。当有人向朱厚熜推荐邵元节后,朱厚熜马上召见了他,并让他掌管皇家的祭祀祷告。其实朱厚熜重用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让他为自己治病,因为大婚以后的十年间,嫔妃不少,却没有一个妃子为自己诞下皇子,连女儿都生不出来,这不能不让他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这件事就和大礼议之争一样,一直让朱厚熜耿耿于怀,敏感万分。因此,紫嫣的话戳到了的痛处,使他怒不可遏,挥手打了她。

朱厚熜在紫嫣禁足后也有些悔意,想去宫中看望,但走到门前又折返回去,而紫嫣明知道皇帝在门外,就是不开门主动认错,俩人就这样遮遮掩掩,隔阂越来越深,后来,朱厚熜也赌气不再去紫嫣宫中,日日沉浸在新选的嫔妃怀里,把紫嫣抛在了脑后。

一个月很快过去,紫嫣迎风站在秋千旁,透过四月的嫩绿鹅黄,她仿佛看见少年朱厚熜站在安陆的江边朝她微笑,那温暖的笑容曾经慰藉了自己多少孤苦无依的岁月啊!可是,从何时开始呢,这温暖的笑容竟慢慢消失,不知何时再也不见。十年岁月,她早已青春不在,恩爱也随着岁月荡然无存。她看着秋千冷笑,奋力用手扯拽着秋千上的花藤,缠绕秋千蜿蜒而上的青藤被扯落一地。

宫女们跪在地上哭着哀求她不要这样,怕皇上看见责罚。这样的例子她们见得太多了。昨天,皇上在文恭妃宫中,一个宫女给皇上递茶时,由于害怕,颤抖着手把杯子掉在地上,皇上大怒,立刻下令把她处死了,文恭妃吓得连情都没敢说,皇上还反过来把她斥责了一顿。

紫嫣伏在秋千上独自伤感,她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女,轻声叹了一口气,停下手。罢了,罢了!多情总被无情伤,何况,帝王家哪里又有真情呢?从此,还是在宫中清风明月,无欲无求地了此残生吧!自古以来,都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皇宫本就是一个无情的地方,就像金丝的牢笼,把一个个青春圈养到白发,又无情地抛弃。

[责任编辑:李政谕]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长河悲歌》第二十二章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1116/10/wemedia/7e5418e32b9c4c7761a9273e487df26630fc65c1_size313_w640_h360.png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