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河悲歌》第十六章:礼议之争(二)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自动播放

1524年的春天似乎格外明媚。对于朱厚熜来说,这的确算是一个美好的开端。自从母亲进京以后,他有了一个很好的幕后高参,做起事情来也有了主心骨,有不决之事尽可以向母亲请教,而母亲出的主意既不伤和气,又能顺

1524年的春天似乎格外明媚。对于朱厚熜来说,这的确算是一个美好的开端。

自从母亲进京以后,他有了一个很好的幕后高参,做起事情来也有了主心骨,有不决之事尽可以向母亲请教,而母亲出的主意既不伤和气,又能顺理成章地解决问题,这让他的自信又增加了几分。慢慢地,朝中的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朱厚熜发现,大臣们似乎不太听杨廷和的话了,而自己下达的旨意也没有人再敢强烈反对,杨廷和无论多么不情愿,迎合他的人明显在减少,朝臣们要么保持中立,要么明显站在自己这边,这让朱厚熜很高兴。

只是有一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那就是公开支持他的张璁硬是被杨廷和发遣到了南京做南京刑部主事去了。他很恼火,决心寻找机会翻牌,把张璁重新调回来,既报了恩,又打煞了杨廷和的嚣张气焰。

正在此时,毛澄病了,向朱厚熜请求致仕,他趁势准许毛澄回乡养病了。没过多久,户部、刑部、兵部尚书也因为各种原因相继致仕,至此,正德朝的大臣,除了内阁还在,大部分被调整了。

朱厚熜命内阁拟定一道诏令,命令一些太监到江南去提督织造事宜,杨延和立即反对,他认为此举会扰乱当地民生,请皇上以百姓为重,收回诏令。朱厚熜很气恼,他在随后的早朝中不断提及,目的已经不单纯为这件事了,他在心里憋着气,非要在这件事上压过杨廷和不可,在群臣面前争回颜面。群臣早已看透皇上用心,有的保持缄默,有的明确站在了皇上一边。大家心里清楚,杨延和已年迈,正在逐渐失去皇上的恩宠,而年轻的皇上,羽翼已经丰满,他至高无上的权力,终会以铁的手腕行使。

朱厚熜和杨廷和之间,在即位之后所积攒的那点信任荡然无存。对于杨廷和,朱厚熜唯有痛恨和厌恶,这一点,杨廷和早已心知肚明。一日早朝,他把手中事务上奏完,伏地叩头说:“皇上,臣已年迈,今后恐难当重任了,恳请皇上准许臣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朱厚熜一听,心里自然很高兴。要是放在往常,他照例会做做样子挽留一番,不过今天他不想再这样了,于是毫不犹豫地说:“爱卿年事已高,朕也不忍心再让你操劳,就准奏吧,爱卿可要保重身体啊!”

杨廷和虽然早就料到皇上会准许自己告老回乡,可这一天真的来临的时候,他的内心涌起了一股失落感。他抬头环视了一下群臣,那些昔日紧跟自己的同僚,如今都低着头不发一言。他在心里笑了一下,感叹道:真是世态炎凉啊,想当年老夫权倾朝野,哪个见了不畏惧三分?如今失势,如街边蚂蚁一般无人理睬了。

下朝后,杨廷和走出殿外,看见儿子杨慎一旁等他,看他出来了,就快步迎了上去。看着父亲有些郁郁寡欢,杨慎宽慰道:“父亲,还乡也好,父亲这些年为国操劳,也该歇歇了。儿会继续为朝廷效力,为皇上分忧的。”

杨廷和看着儿子,不知不觉间,儿子的鬓角也添了些许华发。想起自己一辈子风风雨雨,他感叹万分,伤感地说:“用修啊,想当年,为父定大策,迎立新君;擒江彬,消除隐患;革弊政,朝野称颂。如今老迈,不堪重用了。我儿作为皇上的经筵讲官,一定要牢记自己的职责,时时劝诫皇上万事以国事为重。”

明朝以孝治天下,杨慎也是一位大孝子,深受父亲影响,不但政治思想和父亲一致,对这次大礼议之争,也很坚决地站在父亲一边,这很大程度是孝心在起作用。因此,看父亲这样,他内心也非常难过。

杨廷和父子伤感,朱厚熜却很高兴。下了朝,他先去了母亲那里禀报了杨廷和告老回乡一事,在得到母亲的赞许后,他回到乾清宫,紫嫣早已端上一杯茶过来,她把茶递给朱厚熜笑着说:“皇上,看您今天挺高兴,有何喜事呀?”

朱厚熜接过茶来喝了一口,双手抱头朝下一躺,斜着眼睛看着紫嫣笑道:“朕今天太高兴了,杨廷和那个老家伙终于走了,今后,看谁还敢反对朕!”

紫嫣摇摇头笑了,她正要出去,朱厚熜叫住她说:“别走,陪朕说说话。”

她只好站住了,站在他身边,垂手而立。朱厚熜倒在龙榻上,一只手扶着头,一只手把玩着龙袍上挂着的玉佩,看着她温柔地说:“紫嫣,朕喜欢你,你愿意做朕的妃子吗?”

紫嫣吓了一跳,她迅速抬起头看了皇帝一眼,连忙低头说道:“不不,奴婢不敢。”

他猛然站起身跳下地,走到她跟前,用手抬起她的下巴,轻声说:“紫嫣,你知道,在安陆的时候朕就喜欢你,想着长大了就娶你。现在朕乃一国之君,你想要什么就能给你什么,有何不敢?”

紫嫣的神情更加不安,她用手绞着发梢,默默无语。朱厚熜见她不说话,以为她默许了,高兴地拉住她的手,没想到她慌忙挣脱开他的手连连后退,惊慌失措地说:“皇上,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本是孤儿,若不是太后收留,奴婢早就饿死街头了。从跟了太后那天起,奴婢就答应太后,把皇上当自己的亲哥哥照顾,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朱厚熜一听,心里有几分明白,原来是母亲说过这些话,紫嫣心里有顾虑。于是他更紧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双眼含情地说道:“放心,朕会给太后说的,你不要怕。太后最疼爱朕,她一定会答应的。”

紫嫣抬起头,一丝感动从眼里闪过,她含羞低头,轻言软语道:“奴婢何德何能,让皇上如此垂爱?奴婢有幸伺候皇上,定当尽心竭力。”

两人双目凝视,纯真的情感在两颗年轻的心里荡漾着。

这时,黄锦满脸喜气走了进来,看见皇帝和紫嫣这样,他连忙低下头,拱手说:“启奏皇上,南京刑部主事张璁张大人奉旨回京了。”

朱厚熜一听,高兴地一拍手叫:“太好了!快宣!”

不一会,张璁走了进来,跟随其后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和张璁一起支持皇上的桂萼。张璁身材高大,胖胖的脸上,一双眼睛透出精明和锐气。君臣相见,都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朱厚熜当即下旨,升任张璁和桂萼等为翰林学士,专负责礼仪事项,其中,杨慎也在被选之列。朱厚熜何等聪明,尽管他讨厌杨慎,讨厌他在讲课时总会用古代的事例对自己施政期间存在的问题进行规劝和讽刺,但碍于杨慎名气,还是想以拉拢为主,因为随后还会有很多事需靠他去协调。

领旨出来,张璁望着宫墙外的天空长长地出了口气,他似乎看见了,不,他已经看见,一条铺满霞光的道路在他的面前延伸开来。

然而,杨慎似乎并不领情。在接到任命后,一连几个月他联合翰林学士36人联名上疏,表示耻与张璁、桂萼二人为伍,请皇上罢免张璁等人。他在奏疏中写道:“慎偕同列三十六人上言:臣等与萼辈学术不同,议论亦异。臣等所执者,程颐、朱熹之说也。萼等所执者,冷褒、段犹之余也。今陛下既超擢萼辈,不以臣等言为是,臣等不能与同列,愿赐罢斥。”朱厚熜怒火中烧,他强硬地驳回奏疏,并且在一次早朝时,扔了一颗炸弹,使支持议大礼的大臣们大吃一惊。

嘉靖三年七月十二日,朱厚熜早早来到文华殿,让黄锦传旨,在左顺门召见群臣。当杨慎等大臣们匆匆赶来的时候,黄锦手里捧着皇上的手敕早已等在那里。黄锦见大臣们都已来到,于是宣读了手敕的内容。杨慎听完,脸色苍白,他久久地跪在那里,伏地,无语。大臣们一下子喧哗起来,有的人甚至哭了起来。原来,黄锦宣读的内容,是皇上下令,三天之后,称自己的父亲为“皇考献皇帝”,母亲为“圣母皇太后”。

看着群臣的骚动,黄锦咳嗽了一声,他慢慢走到跪着的大臣们身边,劝说道:“我说各位大人,你们怎么如此不开窍呢?皇上已经是皇上了,皇上的父母却不能称帝、后,这是何道理?我朝历来以孝治天下,难道各位大人是想置当今圣上于不孝之地吗?”

杨慎跪伏在地,听了黄锦的话语,他缓缓抬起头,满脸都是痛楚和悲伤。他痛心疾首地说:“皇上如此任性,臣等断不能领命!把兴献王上升为皇帝,这个名分如何排列?今日称自己的父亲为皇考,明日就称弘治皇帝为伯父了,如此一来,先帝一脉岂不绝后,皇上怎可如此忘恩负义,只考虑自己而无视礼法,失信于天下?”

众大臣听了,有的开始唏嘘,有的伏地痛哭起来。黄锦听了杨慎的话厉声喝道:“杨慎,你是不想活了吗?天下乃皇上之天下,天下礼法乃皇上之礼法,尔等皆苟活于皇上的庇佑之下。应恪守臣子本分,难道尔等想陷皇上于不孝,留下千古骂名吗?”

杨慎猛然站起身,对着唏嘘痛哭的朝中大臣激愤地喊:“请诸位上疏皇上,请皇上收回成命,以维护我大明王朝的颜面,维护先帝的颜面!”

朱厚熜收到了所有衙门上呈的奏疏,其中反对他的这个决定的,有的奏疏言辞激烈,指责他忘恩负义,若一意孤行,必将失信于民,失信于天下。他看了这些奏疏,肺都气炸了,尤其指责他忘恩负义这句话,更是深深地刺痛了他,使他内心生出了对这些反对者无比的厌恶和愤恨,也强烈地激起了他的反叛心理。好,你们不是不让这样做吗,朕就偏要做给你们看看!

 

[责任编辑:李政谕]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长河悲歌第16章预告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1102/14/wemedia/e6af5d387ff2ae12d067dd8aa58a39e02cbfcd34_size310_w640_h360.png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