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河悲歌》第十五章:痛心立志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自动播放

杨继盛的泪水涌了出来,这是他在母亲去世后第一次流眼泪。他啜泣着,心里难过极了,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师傅和清山大哥,极度的自责令他小小的心灵痛苦不已,想到他们可能会被砍头,他哭得更厉害了。王顺想拉他,边拉边

杨继盛的泪水涌了出来,这是他在母亲去世后第一次流眼泪。他啜泣着,心里难过极了,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师傅和清山大哥,极度的自责令他小小的心灵痛苦不已,想到他们可能会被砍头,他哭得更厉害了。

王顺想拉他,边拉边说:“继盛,你也别难过,谁也救不了他们,他们是朝廷的要犯。”

听到王顺说话,继盛抬起头,擦掉眼泪,甩掉他的手愤怒地喊道:“是你告的密,是你!”

王顺急了,他蹲下来辩解:“天地良心!我怎么知道你师傅家藏着人?今日也是偶然,我从衙门当差回来,正好赶上朝廷锦衣卫的人,他们看到我是官差,就非让我跟着去搜人。要不是你说什么师傅家,还自己跑过去,他们哪里会找得到?”

继盛想到自己刚才的样子,后悔万分。是呀,要不是自己急着报信,他们怎么可能那么快找到呢?是他害了师傅,害了清山大哥,他又哭了起来。

王顺看他伤心的样子,从怀里掏出银子,看了看,递给他说:“好了,别哭了,今天就是没有你,他们迟早也会被找到的,锦衣卫本事大着呢。给,这是刚才那些人给我的,你拿上,咱不能两头空吧?好歹也能买点东西。”

继盛把银子从王顺手里夺过来,恨恨地扔了出去,边扔边喊:“谁稀罕这些银子!”

王顺连忙跑过去捡了起来,他边擦银子上的土边说:“你这孩子,本来想给你,你还不要,真是傻瓜。”             

李敖明被抓走了,村里人怕招惹麻烦早已门户紧闭。继盛呆呆地坐在门口,看着敞开的门及空落落的院子。师傅家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又经过刚才一番抄家,更是被洗劫一空,他的心好像也被掏空了一般。

每天上学放学,他都会到师傅家门前转一圈,希望看见师傅站在门口对着他笑,可是每次都失望而归。他不知道他们如今怎样了,是不是被杀,或者还关在牢房。他搞不懂,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被抓起来,这么好的人怎就成了朝廷要犯。他想找个人问,可是却不知道该找谁。

这天放学,杨继盛一个人往家走,李鹤峰从后面赶了上来,他看继盛仍然不理他,就边走边讨好地说:“继盛,你就别生气了,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师傅是朝廷要犯啊,再说,你也没有叮嘱过我,我还以为那些锦衣卫是你师傅的朋友呢。”

继盛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往前走。李鹤峰急了,跑到前面挡住他的去路,要哭似的说:“继盛,你别生气好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继盛停下来,他看了李鹤峰一眼生气地说:“你出卖了我师傅,我讨厌你,你不是我朋友了。咱俩从今日起绝交!”

李鹤峰一听这话哭道:“你不讲理,我都道歉了,你还不依不饶,到底让我如何做你才解气?

“你就知道哭,看不起你!”继盛看他哭了,轻蔑地说。

李鹤峰擦了擦眼泪,低着头小声说:“我父亲过几天去京城,我让他打听打听你师傅的消息总行了吧?”

继盛一听,立刻扭回头来,将信将疑地问:“你父亲真的要去京城?”

“千真万确!”李鹤峰连忙说,“我回去问问,让他带上咱俩。”

继盛怀疑地看着他,想了想说:“你若是能让你父亲带咱俩去京城,我就不和你绝交,咱俩仍然是朋友。”

“真的?”李鹤峰惊喜地言道,“我这就回家问父亲。你说话可要算数。”

于是,几天后,李鹤峰父子赶着毛驴车进京了,杨继盛跟着那父子俩也进了京城。反正,他在与不在,家里人也不会太在意。平日里,他不是也常常睡在田野里或者师傅家吗?从来没有人找过他或问过他的行踪。他静静地坐在驴车上,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师傅,可是他觉得只要自己进了京城,就离师傅近了一些,就一定会得到他的消息。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师傅,因此他必须要知道师傅怎样了。

刚进京城,就听到人们在议论今天菜市口处斩犯人的消息。李敖明和清山,以及一干犯人已被处决了。当鹤峰父亲领着他们来到刑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台子上早已倒着十几个身首异处的尸体。已经有人在收尸,他们拉着板车,用席子草草一卷;也有拉着棺材来的,女人孩子披麻戴孝、哭哭啼啼,把尸体装上车后扶着灵柩回家了。

继盛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什么,他浑身打着哆嗦,看着这些人拉着尸体从自己身边走过。他不知道哪个是师傅,哪个是清山大哥。夜色下的刑场实在有些恐怖,夜猫子的叫声更显阴森。小鹤峰紧紧拉着父亲的手,害怕地说:“父亲,咱们走吧,怪吓人的。”

鹤峰的父亲对继盛说:“孩子,走吧,见不上你师傅了,唉,真是可怜呐。”

他忽然双膝跪地,磕头说:“大叔,我求求你,帮我把师傅埋了吧,师傅没有亲人,没人给他收尸……”说着说着,他的泪水奔涌而出,

李大叔吓了一跳,他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你这孩子说什么疯话呢?咱们人生地不熟,哪里敢在京城里胡闹?被朝廷砍头的人谁敢惹祸上身?说不定官府正派人盯着呢,谁敢收尸就抓谁!

杨继盛仰起头,他满眼含泪哀求道:“大叔,求求您了,您就帮帮我吧!”

鹤峰看着继盛难过的样子,眼圈也红红的,他也“扑通”给父亲跪下了,乞求道:“父亲,求您帮帮忙,就把继盛的师傅埋了吧!”

李大叔看着儿子也跪下了,他叹了口气说:“好吧,我找找附近的老乡,看能不能帮帮忙,咱们外乡人是不行的。”

李大叔找来了几个当地人,花钱买了一口薄棺材,根据继盛的辨认,把李敖明的尸首总算完整地掩埋了,清山的尸体却遍寻不见,不知被谁拉走了。小继盛跪在师傅坟前,流着泪不肯起身,小鹤峰也陪着掉眼泪。李大叔在旁催促道:“孩子,走吧,天不早了,咱们还要赶回去。再说,在这里待着也徒劳无益,你若是真的想你师傅,就回家好生读书,将来博取功名,做个大官,也不枉他教导你一场。”

继盛用袖子擦去泪水,朝师傅的坟磕了三个头:“师傅,继盛会记住您的话,好好读书,将来做个有用之人。到那时定来看你!”

他站起身,恋恋不舍地走了。连夜,三人又赶着车回家。

“听说呀,这些人有些是叛乱的人,有些是撺掇先皇瞎胡闹的人。先皇巡游,拆祖庙,落水,还有好些个荒唐事儿都是这伙人干的。新皇登基,可不要把他们斩尽杀绝吗?唉,造孽呀!”李大叔赶着车自言自语着。

颠簸的车上,鹤峰早已靠着车帮睡着了。继盛蜷缩在车里,他瞪着大眼望着漆黑的天,想着刚才掩埋师傅的一幕,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仍然吞噬着他的心。他只知道坏人该死,不明白好人为何也会被杀害。生离死别这是第二次了,但这次的别离和与娘亲的永别还有不同,如果说娘亲的死让他幼小的心灵孤苦无依的话,那么师傅的死却让他第一次对这人世产生了疑问和思考。

 

[责任编辑:周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长河悲歌》作者说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1020/10/wemedia/40fb8ab1d36bcea3e0029ad5e6f9ddbe424ceb50_size380_w640_h360.png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