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河悲歌》第十二章:扒门望学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自动播放

杨富在县衙谋了个差事,就是每年的秋收季节帮着县衙收徭役,这是个不得罪人的差事,他只是记账,其他事不管,有时候还能在账面上做些手脚,然后把账务做得平平的,年底查账,也就顺利过关,谁也看不出破绽,差事倒也

杨富在县衙谋了个差事,就是每年的秋收季节帮着县衙收徭役,这是个不得罪人的差事,他只是记账,其他事不管,有时候还能在账面上做些手脚,然后把账务做得平平的,年底查账,也就顺利过关,谁也看不出破绽,差事倒也办得得心应手。除了家里的田地,自己还能从外面捞些外快回来,因此家里倒比村里人富裕很多。

不过这些都和杨继盛无关,他依然过着贫困的生活,每天去田野里放牛,回家后吃点剩下的饭菜。自从娘亲去世后,他小小的心被悲伤填满,周围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样索然无味,活着,似乎只成了一种习惯。

毕竟是孩子,在悲伤的间隙,他会有短暂的快乐和期盼,而这种期盼和快乐,就足以支撑着他度过每一个晨昏,那便是每日放牛时经过的私塾。路过私塾时,正是孩子们上课的时间。小继盛从门口经过,听见从里面传出的读书声,于是停了下来,从门缝往里面看,只见先生坐在前面一句一句地教着,孩子们一句一句地念着,稚嫩的读书声在上空回荡。小继盛被深深地吸引,他的脚再也无法挪动,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痴痴地听。这种感觉在李敖明师傅那里是从来没有过的。

这日,他照旧站在门口,扒着门缝往里看,看院子里嬉戏的孩子和坐在那里看书的先生。大牛被拴在门口的树桩上,它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小主人撅着小屁股在看什么,它不时摇摇尾巴,一双大眼发出温和的光,这孩子所受的苦难它似乎都知道,所以此刻不愿意剥夺小主人这唯一的快乐。

一个玩耍的男孩看见门缝里露出一双眼睛,就跑过去猛地拉开门,正趴在门上的小继盛猛不防,一下子扑倒在地,小男孩站在那里嘿嘿直乐。小继盛连忙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开门使这么大劲儿。”

男孩看着破衣烂衫的他说:“你为何不来上学?你是这个村的吗?”

小继盛点点头,他伸着头朝里面望了望说:“我没见过你,你是胡村的吗?”

这时又跑过来几个孩子,他们围在杨继盛身边好奇地浑身上下打量着他。杨继盛被看的不好意思了,转身准备走开。这时先生过来了,他看着杨继盛问:“你是谁家的孩子?为何不来读书,天天躲在外面偷听?”

“先生,他叫杨继盛,我们村的,他庶母不让他读书。他就是个放牛娃。看他穿得像叫花子似的,哪里还读得起书。”一群孩子七嘴八舌地说着,几个淘气的孩子还使劲扯他破烂的衣服片。

先生咳嗽了一声,严厉地瞪了学生们一眼,那几个淘气的孩子连忙伸了下舌头,一溜烟儿跑了。杨继盛很局促地站着,双脚不停地在地上蹭来蹭去。

“你喜欢读书?”老先生问他。

杨继盛点点头,脸有些红了。他用手拉了拉被那些孩子扯得更破的衣衫,朝先生作了个揖,转身牵着大牛去放牛了。

老先生捋了捋山羊胡子,不解地摇摇头。

杨继盛来到田野,放开大牛,坐在草地上,从怀里掏出书看了起来。经过上次的事,大牛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过错给主人带来的麻烦,再也没乱跑去吃庄稼。它来到自己的领地,挺高兴,朝小主人摇摇尾巴,“哞哞”地叫了几声以示亲热,然后就悠闲地吃了起来。

贞儿还没来,小继盛看了会书,朝贞儿家的方向看去。不远处的小路一直延伸,小路的尽头想必就是贞儿的家了,他常常看见贞儿挎着篮子从小路上走来。他从怀里掏出做好的弹弓,想着贞儿拿着弹弓的样子他就高兴。一个女孩子,却喜欢男孩的东西,上次,他可见识了贞儿的技术,竟然隔着很远就用弹弓打掉了树上的果子,这不能不让小继盛刮目相看。

身后传来小孩说话的声音,他扭过头,原来是刚才私塾的几个孩子,应该是放了学回家路过这里。他见到这些有钱人家的少爷公子一般都避而远之,所以此刻,看见他们过来了,就连忙拿起书准备走开。

有个男孩看见是他就叫:“看,这就是刚才扒门缝偷听的小孩。”

另一个孩子嘲笑他说:“我认识你,你父亲叫杨富,整天跟在着我父亲屁股后面转。”

“他父亲是跟屁虫啊,哈哈!”这句话惹得其他孩子也跟着起哄,都七嘴八舌地取笑他。

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没有笑也没有说话,他朝其他孩子喊:“别吵!先生是怎么教我们的?难道让我们随便取笑别人吗?”

孩子们的叫声戛然而止,都静静地看着说话的男孩。男孩对杨继盛说:“我叫张济,是胡村的,你刚才扒门缝是我开的门,我们也算认识了。你为何不上学而每天放牛呢?”

又是这个敏感的话题,杨继盛不想在别人面前说,因为这个话题会牵扯很多家里的事,而家里的事情却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于是他把书装在怀里,也不说话,准备走了。

那些孩子看他不说话,又开始起哄,男孩看他不理自己自顾自往前走,就跑到前面一伸脚,杨继盛没注意,一下子被绊倒在地。孩子们一看他摔倒了就幸灾乐祸地大笑了起来。

杨继盛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看见张济正洋洋得意地笑,就一个饿虎扑食,把他扑倒在地,两个孩子在草地上滚打了起来。周围的孩子都呐喊着加油,看热闹。

“哎哟!”正闹得不可开交,一个孩子大喊一声,捂着屁股哭了起来,看热闹的孩子们立刻停止了喊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在地上抱着打架的两个孩子一听周围没了动静,也松了手趴在地上。

只见张贞手拿弹弓,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

张济看见张贞,一骨碌爬起来,撒腿想跑,张贞喊:“再跑我打你屁股了!”

那些孩子也想溜走,听见这么一喊,都乖乖地站在那里不敢动了。挨了一弹弓的小孩叫李鹤峰,只见他捂着屁股,还在啜泣着。张济看到大家都不敢跑了,也停了下来,看了看张贞手里的弹弓,赔着笑脸说:“贞儿,你怎么来了?”

张贞用手抡着弹弓,走到他跟前说:“张济,你不好好读书,带着大家欺负人,看我不给你父亲告状,打烂你的屁股。”

张济苦着脸说:“好贞儿,你可别告诉我父亲,我父亲打起人来狠着呢,非把我屁股打成八瓣不可。”

看着他的样子,贞儿得意地笑着说:“以后还敢欺负人不?”

李鹤峰擦擦眼泪小声说:“我又没欺负他,你为何要打我,你才欺负人呢。”

杨继盛早已站了起来,他看见贞儿把这些男孩治得服服帖帖,再看看他们一个个像霜打的茄子,嘿嘿直乐。他从怀里掏出自己做的弹弓递给贞儿说:“我做了一个小点的,你拿起来会顺手些,试试,好不好用。”

贞儿接过来,爱不释手,她歪着头,眼珠转了转,说:“张济,我拿你做个试验,试试这弹弓好不好使。”

张济一听,一下子哭了起来,捂着屁股边哭边说:“你……你欺负人,女孩子家家的,老是拿个弹弓吓唬人,长大了没人要你。”

杨继盛没想到张济吓哭了,想到他刚才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张贞收起弹弓,大度地说:“算啦,看你们一个个可怜兮兮的样子,就饶了你们吧。以后谁再欺负人,我就打谁屁股。”

一听这话,孩子们都撒腿跑,张济也一溜烟跑了,跑了一会,看看弹弓打不到了,这才朝这边喊了起来:“贞儿贞儿太厉害,出嫁花轿没人抬。”于是跑了的孩子也大声喊了起来。

看着他们跑远了,贞儿这才收起弹弓,对杨继盛说:“继盛,他们为何欺负你?”

继盛笑了笑说:“也谈不上欺负,就是在一块说话呢,说着说着就闹开了。你的弹弓打得真准,谁教你的?”

“我父亲。”贞儿看见草地上的花朵,高兴地摘了下来,说道:“以后我可能不常来了,父亲让我读书呢。”

“你也能读书吗?”继盛惊喜地说,“真好!”

“嗯。”贞儿点点头,两条辫子一晃一晃,她噘着嘴说,“父亲说女孩子总往外跑不像话,所以不让我出来了。”

继盛一听这话,心情一下子变得黯淡下来,他说:“那以后就不能和你玩了。”

看见继盛失望的样子,贞儿连忙说:“不过我可以在放学后偷偷来。本来父亲想让我在这个私塾上学,可是要走这么一大段路,他不放心,我们村几户人家就请了个先生给我们几个小孩上课。”

继盛点点头。他知道这个,每个村都有这样的私塾,村里有读书的孩子,就合起来请个老师教孩子们读书。他们村虽然没有,可是胡村和他们村联合请了个先生,在一个大房子教孩子们读书,这个私塾的学生有胡村的,也有他们村的,因此孩子比较多,平时上学下学的时候吵吵嚷嚷,很是热闹。他最喜欢听学生们的欢笑声,甚至孩子们之间的吵架声在他听来也很受用。

看着贞儿蹦蹦跳跳地往回走,他也准备回家了,扭头正好看见大牛又要往庄稼地里走,他急了,挥着手大喊:“大牛,停!停!赶紧停下来!”

杨继盛牵着大牛回到家,路过正房的时候,正好碰见父亲和客人在喝茶。他拴好大牛,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听见里面传出笑声,他才来到父亲面前,对父亲说:“父亲,盛儿想去读书。”

杨富一愣,没想到儿子在客人面前说这件事。他咳嗽了一声,说:“盛儿,父亲有事,回头再说。”

他没走,用渴望的眼神看着父亲,恳求道:“盛儿喜欢读书,也想读书。盛儿每日放牛路过私塾时都会有这个念头,父亲,盛儿绝不会耽误放牛的!”

客人打量着杨继盛,看着他衣衫破烂的样子有些不解,回头来问杨富说:“这可是你儿子?为何穿得如此破烂?”

杨富有些尴尬,觉得在客人面前丢了面子,于是呵斥道:“这事改日再说,还不快下去!”

“慢!”客人连忙制止,“且让我考考他,看你这孩儿可有读书的天赋。”

随后,客人看着杨继盛说:“你想读书,待我考考你,我出一个上联句,你若是对出下联句,你父亲便让你读书;若是对不上,从此就收了上学的念头,如何?”

继盛高兴地点点头。

客人抚须思索了片刻,说:“风来帝苑”。

杨继盛脱口而出道:“雨过皇州。”

客人惊愕不已,他张着嘴,用不相信的目光看着继盛,杨富也被儿子所对的下联局镇住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儿子,竟然能脱口对出客人的联句。

客人竖起大拇指连连夸赞,他对杨富赞叹:“孺子可教!好好栽培,前途不可限量!

于是,在挨了继母一通宵的谩骂之后,杨继盛终于可以半牧半读了。在继母的骂声中,他睡着了,他梦见母亲在他放牛的田野中微笑着,向他张开双手,他高兴地投进母亲温暖的怀抱,母子俩手拉手快乐地奔跑着……他的嘴角,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责任编辑:周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长河悲歌》作者说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0929/14/wemedia/0de04f74dc01c7cb181e30137585021d9ae24539_size367_w640_h360.png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