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河悲歌》第七章:礼议之争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自动播放

“皇上!皇上!”朱厚熜正在御花园散步,忽然听见黄锦的叫声,扭头看过去,只见黄锦手里拿着什么,气喘吁吁地向他这边跑来。“何事慌慌张张的。”他又扭过头继续走

“皇上!皇上!”朱厚熜正在御花园散步,忽然听见黄锦的叫声,扭头看过去,只见黄锦手里拿着什么,气喘吁吁地向他这边跑来。

“何事慌慌张张的。”他又扭过头继续走。

黄锦高兴地说:“张璁!张璁!”

“张璁是何人?”他漫不经心地问道。

“皇上,张璁的《辩礼疏》,他和杨阁老宣战啦,您赶紧看看吧!”黄锦说。

朱厚熜一听,一把夺过奏疏,从头至尾看了一遍,郁闷的脸上慢慢涌起笑容,他把奏疏“啪”一合,兴奋地对黄锦说:“这个张璁,倒是个人物,说得头头是道啊!”

“皇上初登大宝,就想到追尊父亲,奉迎母亲,是大孝,那帮大臣不说皇上的好,总是说那些无用的东西和您作对,这次看他们还有何话说。”黄锦看到朱厚熜高兴的样子,心里也非常欢喜。

“去,马上把这份奏疏下到内阁。”朱厚熜把奏疏递给黄锦,他似乎看到杨廷和同反对他的大臣们狼狈的样子,看到了他们匍匐在他的脚下,朝贺母亲的情景。他的嘴角不由得露出胜利的微笑。

杨廷和拿着这份奏疏,看着上面这个陌生的名字,张璁?好像还没听过。杨慎也接过来,认认真真地看了看,这一看可傻了眼。这个张璁的确是个议礼的专家,写议论文的高手,在这份奏疏里,以皇帝大孝为开篇,笔锋犀利,一语击中要害。历代皇帝都以“孝”治天下,无论有何无理要求,只要是以“孝”做前提,无论谁阻拦,都是在阻拦皇帝尽孝心,都是罪人。凭这一点,也没有人敢再反对了。

杨慎将折子一扔,嘲讽道:“张璁,连七品芝麻官都算不上,考了八次才中了个进士。新进书生,晓得什么大体!”

其他内阁成员也一一看了,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张璁都嗤之以鼻。杨廷和冷冷一笑,轻蔑地说:“诸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小子,他充其量是以此取悦皇上,好博得皇上欢心,以求得一官半职,不必理他。”

这份奏疏被扔到一边,再也无人提起。朱厚熜眼巴巴地等了几天,却不见朝中大臣提这件事,心里明白了八九分,一定是被杨廷和压下来了。他怒火冲天,同时心里有了一种无助和筋疲力尽的感觉。这段时间以来,尽管自己对杨廷和改变了策略,加强了情感攻势,可效果似乎不很明显。

怎么办呢?他想到了毛澄。

第二天,小郭子来到了毛澄的府邸。毛澄从正门把小郭子迎进门正想下跪听旨,没想到小郭子突然跪地,叩头痛哭:“毛大人,人谁无父母?皇上一片孝心日月可鉴,请大人一定要更改对上次礼议的结论。”

毛澄大吃一惊,他慌忙扶起小郭子说:“公公快请起,请起来说话!”

小郭子站起来哭着说:“毛大人,皇上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您还不答应吗?”

毛澄为难地说:“公公,这件事不是我毛澄一个人说了算的,上面还有一干大臣和杨阁老呢。”

小郭子从随身带来的背囊里掏出黄金,双眼看定他,一字一句地说:“毛大人,这可是皇上的私房钱呀,请您一定收下!”

毛澄看到这些黄金,被皇上这份真诚打动。他虽然能理解皇上的苦心,可是,这是原则问题,更何况,朝中大事从来都是杨阁老说了算的,自己从哪方面都没有理由答应皇上的请求。

他默默地装好黄金,把背囊给小郭子背好,准备送客了。小郭子看到毛澄这样,笑了笑,准备走了,到了门口,他又回过头,突然说:“毛大人,杨阁老太老啦!”

毛澄一怔,他一时没明白小郭子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于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看到小郭子原封不动背回的黄金,朱厚熜彻底绝望了,    

但是,从他接触的大臣口中,似乎皇帝的伦序就应该是这样的,和礼法相比,血缘也许不是最重要的吧!朱厚熜也不禁有些犹豫了。

正在他烦闷的时候,又接到了张璁从左顺门递交上来的第二份奏疏《大礼或问》。看到这份奏疏,朱厚熜心里涌起了无限感激。从踏入京城的那一刻起,他就备受欺侮和孤立,从没有一个人站在他的立场上考虑问题。这个没有谋面的张璁,听说还在“观政”,没有官职,年纪比自己大了三十多岁,却能如此为他着想。他在心里暗下决心,日后一定重用张璁,以报这份相知之恩。

于是,张璁的第二份奏疏又下发到了内阁,朱厚熜让杨廷和就奏疏中的质问做出回答。

这天,朱厚熜下了朝,在一群太监的簇拥下来到御花园,来到专门为紫嫣准备的秋千旁。母亲已经到通州了,寝宫已经准备好,紫嫣的秋千他还要亲自看了才放心。一想到紫嫣,他的心就被快乐充塞得满满的。他想起在安陆,那些有紫嫣陪伴的日子,简单而快乐。虽然紫嫣是母亲从路上捡回来的,可是不知为何,他从看到紫嫣的那一刻起便很喜欢她,很依恋她,有她在,自己心里就会安定和踏实。

他环顾左右,不见黄锦,对小郭子说:“黄锦呢?跑哪去了?”

小郭子连忙上前:“皇上,黄伴办点事儿,马上就到。”

“去,马上叫他过来,让他办的事儿办了没有?”他大声说。

小郭子正想说话,看见黄锦急匆匆走了过来,他连忙说:“皇上,黄伴来了!”

黄锦走到跟前,附在朱厚熜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朱厚熜的脸马上变了颜色。他跳起来,大声喊道:“什么?我母亲不来了?为何?”

黄锦哭着说:“皇上,太后听说要让您称她为叔母,称太上皇为叔父,她伤心啊,她让人捎话说,太上皇和她的尊号不定下来,她是不会进京城的。”

朱厚熜听了,泪水涌出眼眶,似乎看到母亲孤零零在异乡独处的情景,于是深深痛恨起自己来,做了皇上,竟然害母亲受这许多苦。杨廷和,那个目中无人的老头子,自己三番五次讨好他,为的就是让他在朕尊号的问题上做个让步,可是他竟然步步紧逼,非得要撕破这脸皮。好,你既然不给我面子,那你就等着瞧吧!

朱厚熜擦干眼泪,他决定破釜沉舟了。他对黄锦说:“去,立刻派人去通州告诉太后,让她大大方方、高高兴兴到北京来,就说朕已经替她安排好了一切!”

黄锦看着皇上一脸坚定的神情,不知道他有了什么好办法。他疑惑地问:“皇上,您这是……”

“少说废话,快去!”朱厚熜说完,大步朝张太后寝宫走去。

黄锦不敢怠慢,马上去办了。

朱厚熜见过张太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乾清宫,关着门就是不上朝了。

大臣们这下慌了神,都领教过这个小皇帝的倔强,可是哪次都没有这次厉害,竟然不做皇帝,收拾东西和母亲要回安陆了。这可不行,国不可一日无君,何况,这个皇帝非他莫属,要是真的回了安陆州,怎么向先皇交代呀?杨廷和得到消息也犯了愁,再看看皇帝下发的张璁的第二道奏疏,看到里面有理有据的辩驳,也无计可施了。正僵持不下,张太后召他和几位内阁大臣进宫商议,最后以张太后的名义下了一道懿旨:皇上尊称自己的父亲为“本生兴献帝”,称母亲为“本生兴献后”,仍然得称弘治皇帝为“皇考”。

朱厚熜看到这个决定,心里得到了些许的安慰,但仍然耿耿于怀。说实话,他去太后那里抛出那句话时,虽然无所畏惧,可是后来想想还是很后怕的, 如果太后顺口答应了,那自己不是白忙活了?要是真的回到安陆,新皇帝哪天一不高兴,说不定性命难保。现在尽管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也不用着急,至少母亲能接受这个结果,能够顺顺利利地进京,这才是最关键的。至于以后,就等着皇位坐稳当了,慢慢地一个一个收拾他们。

想到这里,朱厚熜的双眼发出冷峻的光芒,他知道,他的眼泪,从此不会再这样轻易流了。就这样,蒋氏终于来到了京城。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紫禁城里喜气洋洋,特别是慈宁宫,太监、宫女穿梭不停,个个脸上都挂着笑容。朱厚熜更是欢喜得不得了,在见过母亲之后,就拉着紫嫣跑到了秋千旁。

这是一个妩媚的女子,弯月似的眉毛,双眼如一池秋水,深不可测却令人沉醉其中。她穿着一身水红色的衣裙,身姿婀娜,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她看着朱厚熜给自己绑的秋千,高兴地坐上去,仰头看着盛开的海棠花,用清脆的声音说:“王爷,这是为奴婢绑的秋千吗?”

朱厚熜用手推着她荡着秋千,高兴地说:“那当然!这是朕花了半个月为你修好的,海棠花丛中,荡着秋千听鸟鸣声声,赏蝶飞凤舞,何等惬意!”

紫嫣慌忙从秋千上下来,跪在地上说:“奴婢该死,奴婢忘了,您现在是皇上了,奴婢不敢。”

他看见紫嫣这个样子,急忙拉她说:“哎呀,你可千万别这样,朕好不容易把你盼来,就是想和你说话,你要是和他们一样了,朕何苦盼你来呢?”

紫嫣说:“皇上,奴婢还和以前一样,陪您说话伺候您,只是奴婢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放肆了,这紫禁城可不是安陆州,规矩可大着呢,太后在路上就吩咐奴婢,来了要好好学习宫中礼仪,不能让人家看笑话。”

朱厚熜一听,哈哈大笑说:“朕是皇上,谁敢欺负你,朕替你做主。”

紫嫣抿嘴笑了。她站起身,正好看到一只蝴蝶从眼前飞过。她快乐地奔跑着,追逐起蝴蝶来。朱厚熜坐在秋千上,看着快乐的紫嫣,内心涌起真真切切的满足。今天,他又一次强烈地体会到了权力的伟大,有了权力,一切都会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即使有不同的看法和说法,都会在强权的压制下消失。而自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他的权力进行藐视和践踏。

 

[责任编辑:周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长河悲歌》作者说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0831/17/wemedia/2851d55794e5b5e548b1185a1dffa7381aabe07a_size312_w640_h360.png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