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河悲歌》第六章:权力博弈


来源:凤翼雄安综合

自动播放

这个季节的御花园内鸟语花香,清湛的湖水倒映着杨柳依依,明媚的阳光令人心情舒畅。朱厚熜正在湖边沉思。性格使然,也或许是远离母亲,他显得格外老成持重。这些天所经历的事,是他以前所没有经历过的。既要小心翼翼

这个季节的御花园内鸟语花香,清湛的湖水倒映着杨柳依依,明媚的阳光令人心情舒畅。

朱厚熜正在湖边沉思。性格使然,也或许是远离母亲,他显得格外老成持重。这些天所经历的事,是他以前所没有经历过的。既要小心翼翼地笼络朝中大臣,又要不动声色、不屈不挠地为父母的尊号和他们做斗争,他觉得自己浑身血液在偾张,每一根神经都紧紧地绷着,生怕稍不留心就会中了圈套,被人算计。父母的尊号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那帮家伙们依然不依不饶,整天在耳边嗡嗡地叫,他的不满还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因为,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支持,没有一个人和他站在一边。他感觉前所未有的孤独,于是,对母亲的思念更加强烈。

也不知道母亲现在到哪里了,按照日子推算,还得要好几天才能到。他这样想着,懊恼地朝湖里扔了一块石子,湖中心的小圆晕便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

看着湖中荡开的小圆晕,他的思绪又回到那个烦恼的事情上。他不可能给自己的堂哥哥当儿子吧,那么又凭什么拐个弯一定要给死去的伯父当儿子?伯父这个长房已绝,自己的父亲也是宪宗的亲儿子,自己是爷爷活着的孙子中年龄最大的,当然有资格继承爷爷传下来的江山,为什么非得给伯父当儿子,才有资格? 但文官们不肯撤销他们的意见,自己下的圣旨批示被杨廷和原样封好送回,再批再送回,如此一共封还圣旨四次。同时,仅杨廷和一人就在同期发奏章大约三十份,要求他认可文官们的意见。

怎么办?朱厚熜叹了口气。他从来不知道,做皇帝也有不开心,自己不能做主的时候。如果不是这突如其来的皇位,自己早就继承王位成为安陆王了。他又想到了杨廷和,必须把这老头攻下来不可。硬的不行,就恩威并施,就不信打动不了他。想到这里,他吩咐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黄锦说:“快去杨阁老府上,替朕请他过来,就说朕想请他喝茶聊天。”

黄锦狐疑地看了看皇上,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于是站着没敢动。

朱厚熜看他没动静,大声说:“朕让你请杨阁老,为何还不去?”

黄锦小心地问道:“皇上,恕奴才冒昧,您请杨廷和意欲何为?他不是处处和您作对吗?为何请他?”

朱厚熜敲了敲他的脑袋说:“你不懂,这叫恩威兼施,懂不懂?他和朕作对,朕偏偏用恩情感化他。朕还不信了,还有人不在高官厚禄的诱惑下妥协。”

黄锦听了连连点头说:“皇上高明,奴才这就去请。”

过了一会,杨廷和匆匆赶来了。朱厚熜特意把地方选在了湖边的亭子里,早已摆好了桌椅等候。他看见杨廷和过来了,连忙走过去,恭恭敬敬地说:“朕今天请爱卿来品茶,有些问题请教。”

杨廷和慌忙跪地磕头:“老臣惶恐,陛下吩咐就是。”

朱厚熜扶起他,拉着他就坐。杨廷和何等聪明,他知道小皇帝请他品茶的目的,皇帝不明说,他也装糊涂。于是,君臣心照不宣地品起了茶。

杨廷和端起茶品了一口,微闭双目,双手抚须,微微点头赞叹:“嗯……的确是上好的龙井,评定一杯茶的优劣,必从色、形、香、味入手。龙井是茶中珍品,素有‘色绿、香郁、味甘、形美’四绝佳茗之称。其色澄清碧绿,其形两叶一芯,交错相映,上下沉浮。成茶一芯两叶,形似雀舌,故称‘雀舌’。闻其香,则是香气清新醇厚,无浓烈之感,细品慢啜,方可体会齿颊留芳、甘泽润喉的感觉。”

朱厚熜连连赞叹:“以前只知道爱卿对朝廷事务一丝不苟,尽心尽力,堪称群臣之楷模,没想到阁老还是品茶高手,看来朕不但要在朝廷事务上依靠爱卿,在这品茶上也要悉心请教了。”

杨廷和呵呵一笑,有点得意地说:“皇上夸奖老臣了。别的不敢说,老臣对朝廷和陛下的一片忠心日月可鉴,老臣定当肝脑涂地,报答皇上。”

朱厚熜听了心里很高兴,他想,看来这次请他来还挺有效果。于是他就边防军务、朝廷事务问题悉心请教了杨廷和,杨廷和保持着自己一贯的做派,明确说出自己的观点,而且不容辩驳。

一旁伺候的黄锦偷眼看去,只见皇上满脸笑意,殷勤地亲自给杨廷和倒茶,而杨廷和丝毫没有受宠若惊的样子。黄锦心里不禁替皇上捏了把汗,看来这个杨廷和不好对付,这招未必管用。

朱厚熜说:“爱卿,宁波发生日使争贡之役,给事中夏言建议罢市舶,厉行海禁,爱卿以为如何?”

杨廷和放下茶杯,拱手说道:“皇上,恕臣直言,这个问题老臣已有了主意,应该接受夏言建议实行海禁,封锁沿海各港口,销毁出海船只,断绝海上交通。如此一来,争贡之役自然消失。”

朱厚熜忙说:“好,就依爱卿所奏。老爱卿啊,朕听说你儿子杨慎才华横溢,欲拜为师,不知老爱卿意下如何?”

杨廷和一听,慌忙放下茶杯,跪伏在地道:“犬子何德何能,敢做皇上的老师?万万不敢,万万不敢!”

朱厚熜走过去扶起他,诚恳地说:“爱卿不要谦让,朕知道你们杨家一门三代进士,还出了一个状元,如此显赫世家,实属罕见。爱卿不要推辞了,朕即刻就下旨。”

杨廷和走了,朱厚熜很满意他的态度。他信心满怀,相信这个天大的恩宠给了杨廷和父子,父母尊号的问题也应该会很快解决的。从内心深处,他是很想和这帮大臣把关系搞好的,毕竟自己初来乍到,能争取到杨廷和的支持,自己这个皇帝才能做得安稳。

杨廷和回到府中,杨慎立刻迎了出来,问:“父亲,皇上请您去所为何事,耽误这么久?”

杨廷和看着儿子,笑眯眯地说:“用修啊,皇上器重你,请你做他的老师呢。”

“什么?”杨慎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料到皇上会让自己做他的老师,当皇上的老师,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尽管他对自己的才识学问丝毫不怀疑,可这件事绝没有这么简单,他担心地问,“父亲,您不觉得皇上醉翁之意不在酒吗?”

杨廷和看儿子一脸忧郁的神情,挥挥手说:“不必多虑,皇上年轻,有你在他身边,为父还能放心些,你可以时时提醒他,规诫他,这也是我们为人臣子的本分。”

杨慎端起茶杯递给父亲,忧心忡忡地说:“儿觉得皇上借此机会拉拢父亲,是想让父亲在尊号问题上做些让步。”

杨廷和微微一笑说:“老夫岂能看不出来?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为父自有老主意在,我儿不必担心,安心辅佐皇上。再说了,皇上心意已决,不愿意又如何?”

父子俩正说着,黄锦拿着圣旨就来了,宣读完毕,黄锦把圣旨递给杨慎,笑着说:“杨大人,皇上对您可真是恩宠有加呀,哪个大臣能有您如此殊荣?受皇上大恩,当臣子的就当思皇上之所思,急皇上之所急,为皇上分忧解难,而不是事事和皇上对着干,您说是不是?”

杨廷和俯首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多谢皇上厚恩。”

杨慎接过圣旨,内心真是喜忧参半。

 

[责任编辑:周岩]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长河悲歌》作者说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80824/14/wemedia/963aa215521c0519ad3286260697d412a75d51f8_size332_w640_h360.png
凤翼雄安微信号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